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魔君你又失忆了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带路去哪

第四百四十五章 带路去哪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君羽一走,殿中的气氛顿时凝重。

  良久,凰久儿开口,小脸严肃,“白司神君,你觉得此事该如何解决?”

  “公主,我觉得这是一个契机。”

  白司神君正色道,瞧了一眼阴虚神君,违心赞同他的话,给了他一定安抚剂,“首先,阴虚神君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不过,”

  再来个峰回路转,“我们神族确实需要修养生息。选择跟魔族联姻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这羽皇子,惊世之才,乃人中龙凤。难得的是对公主一片情深,臣以为他跟公主乃绝配,日后绝对是一对佳缘。”

  这话还是拐着弯来夸墨君羽。

  阴虚神君又怎会听不出来。“公主,臣以为,即便想跟魔族联姻,那也得有一个考察期吧。”

  “嗯,阴虚神君说的对。”白司神君点头赞同,再一垂眸,似思考,片刻,再次诚恳建议,“公主,不如等我们打败焜火再来商议神魔联姻之事,在此期间,也可好好考察一番羽皇子的人品。”

  “公主,臣觉得还是不妥。如若我们帮助他夺的魔族,他再反咬一口对付我们神族该如何?”阴虚神君再次反对。

  “阴虚神君,你多虑了。无信而不立,他一族皇子,想来这个道理是懂的。”白司神君寡淡道。

  “嗯,有道理。此事,就暂时按白司神君的提议来办。”凰久儿一声宣布,将此事做了总结。

  最后又象征性的问了问其他人可有意见。

  其他人哪还敢有意见,纷纷点头同意了。

  于是,在凰久儿离开后,其他人也退下了。

  另一边,墨林将墨君羽四人带到长心殿后,激动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墨君羽面前,哭的鼻涕横流。

  “公子,我终于又再见到你了。墨林真的好想你啊。”

  墨君羽寻了个凳子,优雅坐下,再徐徐望向他,“行了,活了几百岁了,还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赶紧起来吧。”

  他的话说的无比嫌弃,但望着墨林的目光难掩一丝怀念与欣慰。

  墨林又怎么会看不出,真好,他家公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毒舌兼口是心非。

  他以为两人几百年没见,再见面时,或许会生疏,陌生。

  他憨憨的用袖子胡乱擦了两把脸,将眼泪抹掉,再站起来,望着墨君羽傻笑。

  施桓跟玄天叶很识趣的站在一旁没有打扰两人。

  只有一个千山,背着手踱过来,也挑了个凳子坐下,“主子,他是你在人族时的小伙伴?”

  墨君羽清冷的眸华斜睨向他,“你很闲?”

  “是有一点。”其实,他想出去逛一逛,听说神族很多灵药奇草。

  只是,出去了,又怕被人给掳走,一不小心很有可能还会被人暗杀掉。

  想想,为了小命,还是呆着这里安全。

  “药你可研究出来了?”墨君羽接着问。

  “没有。”

  “那还不快去?”

  千山焉了,认命的进了房间,研究如何能让墨君羽受伤的经脉快速修复。

  两人几句简单的对话,墨林也听出了一些蹊跷。

  “公子,是谁受了伤?”他小心翼翼的试探。

  “无事。”墨君羽当然不会告诉他实情。

  攻打魔都在即,他必须在这之前将伤养好,所以才会命令千山研究修复经脉的其它法子。

  看过一些医书后,他也知道没有紫叶兰草,很难有其它办法。

  又静坐一会,墨君羽缓缓起身,交待施桓一声,便吩咐墨林带路。

  没头没脑的一句吩咐,令墨林嘴角的笑一凝,闪过一丝疑惑,“公子,带路,去哪里?”

  他怎么一下子没有明白公子的意思,难道是几百年过去,两人的默契减了?

  墨君羽淡淡的眸华轻飘飘的扫过他。

  这一眼,极缓极慢又极轻,就像是月色下一缕清风送过,轻轻的,凉而沁人,却又无端端的令人感觉到诡异。

  因为以公子的性子,他越是装作没事,就代表越是有事。

  他看你的眼神越是轻描淡写,就越是狂风暴雨。

  想清楚这些,墨林吞了吞口水,逼着自己快速思考公子刚刚的举动,他说过的话。

  他说带路,在这里,他想去哪,又能去哪?

  答案似乎只有一个。

  靠,这么简单的道理,他刚刚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给反应过来,真是不应该。

  公子生气是对的,连他自己都恨不得解开天灵盖瞧一瞧这脑子是不是生锈了。

  “公子,我明白了。”在墨君羽发怒前,墨林忙点头哈腰兼一脸暧昧的讨好某人,“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公主。呵呵。”

  墨君羽脸色缓了缓,丢给他一个“算你反应快”的眼神,随后跟着他走了出去。

  路上,墨林走在他身侧,脸上始终带着笑。

  而墨君羽在他的指引下,正往凰久儿的羽殿走去。

  沉默了半晌,他才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墨林,你现在可是久儿的侍卫?”

  “是的,公子。”墨林回。

  “我今日瞧着,久儿身边似乎还跟着另一个人,你可知他的底细?”那个人,若是对久儿有不纯的目的,他不介意亲手掐灭。

  “公子,你说的是东方笑?”墨林不以为意,简单的说了几句,“他是黎宇神君的徒弟,似乎公主一来神族就收了他当侍卫。”

  “哦?那岂不是朝夕相对?”

  想想,他不在的这几百年间,陪在她身边的居然是另一个男人,墨君羽的醋意就不断的往外溢。

  何况还是一个对久儿别有心思的男人。

  “公子,其实东方笑,他一直挺本分的。”他家公子是醋王,墨林岂会不知。

  刚刚他那一句,墨林就从中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公子这是又吃醋了。

  对于东方笑,两人相处了这段时间,真心将对方当兄弟。

  虽然他对公主是有那么点意思,但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

  且,自从上次,经过他隐晦的点拔之后,东方笑一直将自己的地位摆的很明确,尽忠职守当一个侍卫。

  现在,他说这一句,是不希望公子误会。

  东方笑真的是一个好人。

  “嗯。”走在前面的墨君羽轻应一声,没了下文。

  墨林也缄口不语。

  公子自有他的考量,说多了反而适得其反。

  只希望东方笑不要在公主面前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