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4章 找猫猫

第4章 找猫猫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看来,自己的魅力还不足以靠这种挑逗就让老师亢奋到诅咒发作。荣子略微失望的摸摸嘴唇,只好用心理压力下的男性本身就容易进入冷淡期来自我安慰。

  既然要住下,总要让自己过得舒适一些,她一向是个富有行动力的女人,决定了的目标,就会鼓足干劲一直线前进过去。

  老师夫人的体格比她丰满许多,但衣服宽松总比紧小更容易接受。选了一身不那么肥大的居家服,她也不锁门,就那么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万一坂本老师发作,分秒必争的时候可不能叫门锁耽搁时间。

  而且,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是被看一下裸体根本就无所谓了。

  脱下裙子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一进门老师看到她的裙子先松了一口气。如果恰好那时候发作,坂本是来不及解释一切的,而要是用暴力强行进行,裙子的确是比较方便下手的一个要素之一。

  脑海中想象着一向温文尔雅的老师被性命逼迫到用蛮力来制服她的情景,她就忍不住感到小腹深处的某个器官在微妙的痉挛。

  整理了一下内衣,她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材,嗯……少了丝袜的包裹后,大腿似乎不如以前那么匀称了,小腹也有了些赘肉,与那些安慰一样的男朋友交往的时候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现在到了仰慕的人身边,不免对这身体有些嫌弃。

  不该以工作忙为借口断掉定期的健身房行程的,她苦恼的挠了挠头,把长发重新盘成方便干活的发髻,露出修长洁白的一段脖颈。

  嘛……这种时候,坂本老师想必也没有闲情逸致欣赏她的裸体了,诅咒发作之后,恐怕恨不得一秒钟就插进来。对于喜欢悠闲漫长前戏远胜过活塞运动的荣子来说,这真是件麻烦事。她只好再次安慰自己,这是在救命不是在享受快感。

  “老师,您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一边收拾着屋内乱七八糟的各处,她一边对着书房喊道。

  她非常讨厌做家庭妇,但不代表该会的技能都一塌糊涂,至少她自己住的公寓一向都非常整洁,料理的水准也足以让她自身愉悦。而且到了老师身边,心底还是情不自禁的涌出了想让对方欣赏自己手艺的心情。

  她对这种情绪感到困惑,原来所谓的独立自,不费心去讨好迁就,仅仅是因为没有遇到正确的那个人吗?

  “你要下厨吗?”坂本从书房走出来帮忙,不过看到他笨拙的样子,荣子很干脆的决定让他去沙发上休息。

  “家里有材料的话,我就让老师见识一下我的手艺。”荣子挽了挽袖子,打开了冰箱。

  嗯……什么也没有,只剩下一些鸡蛋。

  “买菜的话,方便吗?”她在阳台上拍了拍围裙的灰尘,挂好走了回来,盘算着晚上要做些什么,不如趁着买菜的机会看一下z市现在的情况也好。

  坂本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很方便,你需要什么材料,我打电话订。”

  好吧,看来老师对出门似乎有些恐惧,荣子也不好勉强提出要求,从阳台俯瞰了一下街道,随口回答说着:“您喜欢吃什么就订什么,普通的材料我都能搞定。”

  外面的世界并没太过明显的变化,只是行人少的异常,大部分都脚步匆匆,电车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对面的超市也几乎没有顾客。从荣子眼前过去的一辆警车开得很慢,慢到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司机的旁边跪着一个只穿着衬衣的女人趴伏在他胯下,头缓慢的上下移动着,这才让她有了点诅咒存在的真实感。

  楼下拐角的那具尸体已经不见了,地上只留着被水冲洗过的痕迹。

  越是恶劣的环境,人类就越是能表现出强大的忍耐力和适应力。荣子看了看天,她相信,这里的人们会挺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在阳台站了会儿,荣子回到房中,在坂本的电脑上浏览了没有被封锁的官方通告,然后插上自己带来的存储设备,开始将今天得到的讯息整理成草稿。

  有她在身边几步远的地方,坂本老师的精神彻底安定下来,他捧着厚厚的会学著作,安静的阅读。

  她打会儿字,就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坂本。

  她突然觉得,如果这不是一个诅咒之城,如果现在就是两人结婚后的常日子,他在看书,她在写稿,一起吃简单而美味的家常饭菜,一起钻进松软的棉被里,拥抱,亲吻,爱抚,做爱,入睡,各有各的工作,共同拥有着生活,那该有多好。

  荣子自嘲地笑了笑,好像自从来到这里后,一些柔软的思想就开始萌芽,仿佛心底一直被刻意忽略的某些意识被这里的气场所影响,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天知道,她有多久没有想到过结婚这个词了。

  “叮……咚……”门铃响了,荣子马上起来迎了出去,笑着对坂本说,“我去就好,老师您继续看书吧。”

  “您好,是坂本太太吧。这是您先生订购的蔬菜和鲜肉。这是订货单,请您过目。”送货的十个十分精神的小伙子,骑着一辆轻便的摩托车,后座的位置坐着一个穿水手服的女孩,戴着头盔,看不清面目。

  付钱后,拎着纸袋才走回屋中关好门,荣子就又听到了门铃响起。她开门向院门外看去,还是那个小伙子,他有些尴尬的笑着挥了挥手,“那个……坂本太太,能借用一下您这里的卫生间吗?”

  “呃……好的。”看他的笑容有些细微的扭曲,额头也冒出了冷汗,又是拉着那个女孩一起走了进来,荣子让开玄关的通路,猜测着他可能是诅咒就要发作了。

  “那个……谢谢您。”那个女孩摘掉头盔放在门口,乖巧的向她躬身行礼,然后有些脸红的小声说,“如果,如果有什么声音给您造成困扰的话,还请您千万原谅。”

  “小遥,快点啦。”厕所里传来男人的催促。那叫小遥的女孩连忙从衣兜里摸出一瓶润滑剂一样的东西,快步跑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住了门。

  荣子有些好笑的看着厕所门缝里透出的灯光,看来,这诅咒的威力之下,女人们还真是回到了原始会一样,不得不的随时随地做好容纳男性的准备才行。

  不过她预计的声音并没有传来,过了十几分钟,厕所门开了,小遥面红耳赤的走了出来,手上还捏着那个快递员的耳朵,“笨蛋,哪有把拉肚子也搞错成发作的。讨厌,让我闻你上厕所的味道,臭死了。”

  年轻的男人尴尬的陪笑着,“我也不知道啊。看来是过度紧张引起的腹泻。对不起了,小遥,原谅我嘛。”

  小遥瞪了他一眼,转头对着荣子又行了一礼,“对不起,真是打扰了。”

  这两人应该是情侣吧。荣子看着两人骑着摩托远去,小遥一边捶着他的腰,一边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搂着他,应该是还在为刚才的事情争吵。

  这让她乐观了许多,这样的诅咒,还是有人可以适应下来的,只要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能够勉力维持运转的城市,总有一天会迎来一切得到解决的那天。

  “夏……荣子!荣子!”屋里传来坂本匆忙改口后的呼叫,荣子愣了一下,迅速的关好房门,也顾不上收拾还放在玄关的纸袋,便一溜小跑冲上了二楼。

  坂本面色苍白的站在卧室的门口,拉门打开到一半,“我开始腹痛了。”

  荣子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还没有能力做到在与老师赤裸相对之前完全不感到紧张,“那……那先进卧室里去吧。”

  看男人紧张的样子也知道,这先兆性的五分钟,指望他动为自己做前戏是不可能了,荣子只好自力更生,问:“老师,您这里有润滑剂之类的东西吗?”

  坂本坐在早就铺好的被褥上,不知所措的回答:“本来是有的,可是……可是已经用完了。”

  哦天哪,运气还真是糟透了,荣子无奈的扶着额头,跪坐在他面前,让自己的口气尽可能的温柔平稳,“您不要那么紧张,有我在您不会有事的。放松些,不要让我也感到为难好吗?”

  坂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了一下手,又有些胆怯的放下,“对不起荣子,我……我只是有些胆怯,你知道,我从没和夫人以外的女性,有过这样的经验。更何况,你还是我最爱惜的学生。我觉得……自己好像很卑鄙。”

  “没有的事,坂本老师一直是我最仰慕的男性。”荣子的性格让她不会这么被动的等着,她握住坂本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您感觉到了吗,我的脸在发烧。女孩子在遇到喜欢的男人时,浑身都会燃烧起来呢。您是能让我燃烧起来的男人,我怎么会觉得您卑鄙呢。”

  “是吗?我……都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你是在安慰我吧。”坂本的手掌有些瑟缩,触碰着比他年轻二十多岁的肌肤,显然也唤醒了他某些沉睡的记忆,那是松弛的中年女性肌肤无法唤起的美妙回忆。

  “老师,这种时候让女孩子反复表明心意是很无情的哦……”荣子呢喃着拉着他的手,顺着光滑的脖颈向下滑去。坂本夫人的家居服十分宽松,领口很顺畅的就让男人的手掌进入其中,她压着他的手腕,挺起胸膛,酥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直接献给了男人汗湿的掌心,嫣红的乳头轻轻磨蹭着手掌的纹路,一点点的胀大。

  坂本吞了一口口水,手掌不自觉地握紧,轻轻抓住了她饱满的乳房。

  “老师,我的心跳是不是特别快?”她低声挑逗着他,想让他暂时忘掉诅咒的事,既然最后的结已经不可避免,她至少想让一切发生的更加自然。

  “嗯……”坂本整张脸都红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松开的领口,看着自己手掌笼罩的浑圆肉球。

  “老师,不要只是这样握着,会不舒服。”她娇媚的哼着,贴在他的身上,搂着他吻向他的耳垂,光滑的胴体追着快乐的方向轻柔的扭动。

  “真的……可以吗?我总觉得,好像在犯罪一样。”略有些迂腐的性格让坂本还在犹豫,好像连死亡的诅咒也抛到了脑后。

  “是您让我来的,这时候再拒绝,会伤女孩子的心哦。”故意表达出适当的不悦,荣子拿出了对付年轻男性的手段,做出了想要逃开的架势。

  “别。”没有什么女性经验的坂本果然和青年人一样的立刻将荣子搂紧在怀里,双手慌乱的探进她的上衣,顺着光滑的脊背抚摸着,“不要走,我需要你,不要走。”

  “老师,这里……请摸这里……”她啃着他的耳垂,拉着他的手抚摸着自己腋下的敏感带。

  知道时间过得很快,她一边引导着坂本帮她的身体燃烧起来,一边小心的维持着依靠在他怀里的姿势,将内裤一点点褪下,挂在一边脚踝上。

  那诅咒的效果果然很奇特,已经这样热烈的互相爱抚了,坂本的裤裆依旧十分平静,就像性欲的开关被谁封闭了一样。荣子有些不甘心的把手伸进他的裤裆中,找到了软垂的阴茎,握进了手中,温柔的套弄。

  “呜……荣子,要、要来了……”坂本露出有些惊恐的表情,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胳膊,“120,119……”

  不用他说,荣子也直接感觉到了那诅咒的强大威力。几乎是一瞬间,软小的肉棒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血管里的血液一秒不到,就让整个海绵体变成了一根包裹着皮肤的钢棍,不仅硬,也有着惊人的直径,连缠绕在上面的青筋都怒涨起来,把整个表面都变得凹凸不平。

  龟头也变得好像一个巨大的塞子,荣子纤长的手指竟然无法从冠沟的部位把它圈住。

  “天哪……老师,您以前……也是这么、这么大吗?”荣子有些惊讶的问了出来,大脑有一瞬间小小的空白。

  坂本摇了摇头,额头已经焦急的出汗,“没有,是诅咒以后才变成这样的。让我太太每次都很难过,荣子,你、你也不要太勉强,小心些才好。”

  “呃……对不起,老师,请先忍耐一下,我要准备准备才行。”她考虑了一下,直接这样进入,一定会伤到下面,她只好趴下身子,跪伏在他的腿间,先将那根狰狞的巨物从裤裆中解放出来,然后尽可能的张大了嘴巴,含住了龟头,包裹着前后移动起来。

  “呼……”倒计时应该是停止了,坂本松了一口气,双手撑着被褥向后仰起身体,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让荣子你这么为难。”

  含着这么粗大的肉棒,荣子根本没法发出声音,只有小幅度的摇了摇头,一边用手握着半截肉棒专心的刺激着龟头,一边用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还未湿润的外阴,用最直接有效的自慰一样的手法快速的拨弄着娇嫩的阴核。

  看来即使是诅咒,该有的快感也一样会有呢。她抬起眼睛盯着老师的表情,她的口技还算过得去,如果不是这玩意的体积出乎她的意料,她本来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不过似乎这也已经很足够了,坂本的脸上已经是一副要升天的表情,嘴里无意识的呻吟着说:“荣子……哦哦,天哪,好舒服……啊啊……”

  “呜!”坂本舒服到无意识的向上抬起了腰,一时没有留意的荣子直接被粗大的怪物撞到了喉咙,嘴巴一瞬间被填满到连舌头都几乎没了移动的空间,味蕾完全被那种淡淡的腥臊占领的同时,奇异的热流开始在她身体的各处流动起来。

  她费力的向后拉开嘴唇,结果追求着快感的坂本只是稍微沉了一下腰,就又向上送出,简直是把她柔软的红唇当作了性器。

  “呜呜!嗯……呜唔!”她努力维持着不要被口水呛到,抗议的哼着,拍打着他的小腹。

  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坂本连忙停下了动作道歉:“荣子,对不起,我……我刚才太舒服了。你没事吧?”

  荣子送了一口气,先吐出了嘴里的分身,借着那十秒的时间说:“没事,只是惊讶老师您也有这么粗暴的一面呢。”

  坂本皱着眉,有些迷茫的说:“我也不知道,总感觉,这诅咒发作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激昂亢奋了许多。有时候身体好象不受大脑控制一样。”

  荣子含着肉棒套了两下,好刷新用来讲话的时间,“过后,您一定要好好给我谈谈发作时后的感受。现在,就先让我帮您解决了性命之忧吧。”

  “嗯,你……可以了吗?”坂本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下体,显然之前他给他太太留下过什么不好的回忆。

  荣子心里虽然有些忐忑,嘴上还是自信的说:“放心,老师,我又不是小孩子。只是您可不要再突然变得粗暴起来,这么大的东西我总需要点时间适应。”

  坂本点了点头,顺着她推来的双手躺倒在被褥上,顺手把眼镜摘下来放到了一边的榻榻米上,做出了把一切都交给她的放松姿态。

  她看着直竖起来的粗长凶器,做了几个深呼吸,抬腿跨过了坂本的身体,跪在他的两侧,用刚刚分泌了一些爱液的花瓣凑向布满了她口水的尖端。

  “呜……”进入比想象中还要困难一些,膨胀的肉菇已经赶得上幼儿的拳头大小,她最近又一直没有和男伴见面,久旷的肉体刚刚沉下了一点,就觉得插入的部分带来了一阵久违的胀痛。

  “呃……老师,这样的话,时间会不会暂停?”暂时无法把整根东西都容纳到体内,她只有费力的抬高臀部,让湿润丰美的花瓣吮吸住小半个龟头,扭动着腰肢研磨着敏感的嫩肉。

  坂本喘息着点了点头,“这样似乎没问题。你呢?会不会太辛苦?”

  托终日东奔西走的福,她的体力还算是优秀,这种程度的扭动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她笑着往后拨了拨发髻垂落的发丝,对他温柔的微笑着摇了摇头,“没问题。我只是很久没做,你的那里又变得有点可怕,只好先这样了。”

  坂本爱怜的抬起身子,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说:“荣子,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是个喜欢逞强的孩子呢。”

  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被拨动了一下,荣子连忙避开了坂本的视线,小声抱怨说:“真是的,这种时候,您就不要说这种事了吧。”

  坂本摇了摇头,坚定地搂住了她,吻着她的脸颊,“从没发觉你的心情,老师真是太蠢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像是终于在心里下了什么决定,坂本捧着她的脸颊,深深地吻住她的红唇,吮吸着她的舌尖,勾舔着她口中的每一处,最后,就这样唇舌相抵的低声说道:“荣子,以后,请让我好好的爱护你,好吗?”

  荣子怔怔的看着他,体味着情感得到回应的幸福滋味,即便是在这种扭曲的情况下,心中依然诚实的感到无比的喜悦。

  这就是女人呐……一旦涉及到真实投入的感情,只要得到一点点的回报,就会迷失了自我。想着自己曾经做出的讽刺评价,荣子自嘲的笑了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反吻住坂本的嘴,然后一口气将臀部沉了下去。

  “呜嗯嗯……”变异的巨大肉棒几乎熨平了蜜壶中的每一处褶皱,粗大的塞子让娇嫩的子宫都感觉到移位一样的错觉,她闷哼着牢牢的吸住坂本的舌头,颤抖着流下了眼泪。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