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6章 意外

第6章 意外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荣子第一个想要探访的,自然就是坂本提到的那个女性团体。她很好奇,在如此多的男性面临这样的生命威胁时,这样的一个团体要如何维持自己的领域不被侵犯。

  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最新的市内提示文件发到了坂本的邮箱上。内容颇令人惊讶,那个女性团体已经自建了党派,号称蔷薇宫殿,整体占据了z市东北方的一个街,约莫有市的八分之一大小。

  大量的女性聚集在那个域中,依靠一个被女警占领的警局,展开了独立于市政机构的防卫工作。

  仅在当事人自愿的情况下,她们才会放特许的男人进入,不过在考核之后,会让男性带着志愿拯救他的女人离开,并将这名女子从蔷薇宫殿除名。

  真是贴切的名字啊,一群张开尖刺的花朵。荣子在心里感叹着,也不知道这样的结构能维持多久,一旦外界的男性群体性的缺乏拯救者,这脆弱的防线真的能保护这群惊慌失措的女人不被掳走侵犯吗?

  她一向不赞成女性以强硬偏激的方式对抗男权,不过这种诡异的灾难中,也不能指责这些女人走错了路。

  也许,实际看过之后,会得到更全面清晰的认知也说不定。

  到达后就和坂本老师激情了那么久,不仅时间太晚不方便外出,荣子的体力也有些虚弱,不乏与男性交往经验的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被性爱榨干的滋味。

  如果不那么累的话,其实还不坏。

  行程只好延迟到第二天。

  第二天的早晨,坂本给了荣子一个完全没体验过的唤醒方式。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坂本摇醒,还没从初醒的困倦中回神,模模糊糊的视线就看到了坂本苍白惊慌的脸和胯下高翘起来的狰狞肉棒。

  “已经……已经85了。”大概睡得太沉,没有注意到那轻微的腹痛,等到脑海中浮现可怕的倒计时,才彻底清醒过来飞奔到隔壁荣子的房间的吧。

  荣子连忙先张口将那根东西含住,一边用嘴唇摩擦,一边拉高睡裙,强撑着打起精神,用手指玩弄着还在沉睡的阴核。

  清晨的身体还处在十分倦懒的时期,费了一番功夫,荣子才勉强让干涩的花唇间湿润到可以容纳男性的程度。

  幸好,这一次诅咒背后的神祗难得的大发善心,坂本只在她体内射了一次,一切就平息了下去。她的睡意被这场还算得上愉悦的激情驱散的干干净净,坂本离开房间后,她小憩了片刻,也跟着起床了。

  舌面上仿佛还飘着隔夜阴茎的清淡腥臊,让她刷牙的时候也格外卖力。

  按照预定的计划,从上午起,她就要开始好好地观察这座被诅咒的城市目前的情况,第一站自然就是蔷薇宫殿。

  吃了早饭之后,她和坂本商量着做了简单的准备。除了采访必备的器材,坂本还给她配了一把锋利的裁纸刀,一个电击器,一罐防狼喷雾。

  “如果她不是急着买药,什么都没拿的话……”把这些交给荣子的时候,坂本喃喃的小声说着,看来多年的夫妻就这么离散所造成的空缺,并不是荣子充沛的情感和年轻的肉体就可以完全填补的。

  坂本自己也带了一把匕首和一把靴刀,这种防备让荣子有点吃惊,“老师,真的需要戒备到这种程度吗?”

  坂本点了点头,“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至少我几天前出门的那次,满是行人的中心街都出现了三四起当街强暴的事件。案件通报也提到了,为了抢夺女伴,不少男人没有死于诅咒,而是死于同胞的袭击。如果有枪的话,我也一定会让你带在身上。”

  荣子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室内的安逸时光中渐渐消解的压迫感又重新回到了肩上。她在一次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无法以常理作为行为依据的城市中。

  “开我的车吧。”坂本看了一眼荣子的车厢,指了指自己的座驾,“呃……我的车,宽敞些。”

  言下之意,就是万一诅咒发作,直接在车里做爱也比较方便。

  她为了一样的理由特意换上了超短裙,也没有穿丝袜而是裸着白嫩的美腿,自然不会反对这个提议,乖乖的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

  上车后,荣子先往坂本的位置那边趴了一下身体,然后拍了拍他微微隆起的小腹,笑着说:“老师,您把座位往后调调。万一诅咒发作的时候您找不到适的地方,我好歹也不会太妨碍您开车。”

  坂本怔了一下,然后笑着调整了座位,拉开了座席与面板间的宽度,虽然腿要伸的更费力一些才能踏好油门,但无极变速不必考虑换档的问题,总归还是这样更安全一些。

  打量了一下车厢,放倒靠背的话,确实是能迅速变成可供交的场所,发现坂本正在看着自己超短裙下露出的笔直大腿,荣子不禁下意识的并紧双腿,随着引擎轰鸣的声音,想要找些话题让坂本分心。

  “呐……老师,诅咒让男性平常不能勃起的话,那看到诱惑性的场面,会不会连心理的冲动也会渐渐衰弱?”想要从多方面验证诅咒的真面目,荣子很认真的提问。

  坂本减慢了车速,视线在她的大腿上扫视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开玩笑一样的说:“按我几秒前的这次实验,还是有冲动的。只不过性兴奋传达到小腹下方后完全得不到回应而已,真正亢奋得厉害的时候,就会引来诅咒前兆的腹痛,接着……什么兴奋感也都一下冷却了。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不少人会心理上也跟着阳痿下来,变成只能依靠诅咒才能感到男性性征存在的可悲男人。”

  荣子点了点头,在本子上记录着,“呃……这么考虑的话,果然还是对男人的惩罚更严重呢。这神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啊,有种在说‘你们自己越来越不重视性欲的话,那我就收回来按我的意思分配’的感觉。啊……真头痛呢。”

  坂本注视着前方的道路,有些悲凉的说:“关键是这个诅咒还没找到彻底解除的方法,这种现状最容易让人绝望,一旦绝望下来,人们就会做出很多出格到无法想象的事。到了那个地步,这座城市就真的要彻底崩坏了。幸好,今天的通告声明了还没发现这个诅咒有人与人之间的交互传染性,暂且可以让外界的援助单位彻底接管城市的进出管制。”

  低头看着打印出来的通告,荣子沉吟着说道:“感觉这神大人把这里当作试验场了啊,这里公开的实验结果是这么说的,被送到外界进行测试的男性志愿者并未解除诅咒,反而发作得更加频繁,而从外界进入z市救援的志愿者的男性,在踏入市后就立刻被诅咒,无法撤离。啊……看来封锁的这么彻底还是做对了呢。”

  她靠在椅背上,放松了身体,把那叠报告随手丢在前面的平台上,“看来,要是这里发生的事情会让神满意的话,这诅咒很快就会扩散到其他地方。”

  坂本苦笑着说:“不要把这种事情说得好像生化兵器一样简单。这样超自然的力量,你我再怎么费力去推测,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能接受这命运,等待着解救到来。”

  荣子微笑着看向他,“我不就是您的解救吗?”

  坂本温柔的摸了一下她的手背,点了点头,“嗯,我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感激上天。”

  “老师,您想过诅咒结束以后的生活吗?”她歪着头,看着他专注开车的表情,仿佛永远也看不腻,果然,不管怎么强调理性,女人本质上仍然是感性的生物。

  “没有想过。”坂本诚实的说道,“有这种诅咒在身上,很多事我都不敢去想。”

  荣子有些失望的看向车窗外,街道两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过依旧没有独自外出的行人,到了这个阶段,独自一人的男性应该已经不存在了,而独自出门的女性,显然是在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少了许多车辆,公路比平时的情况宽敞得多,很顺利的,他们就开到了蔷薇宫殿实际控制的街。

  面前大路的入口建立起了临时的警戒亭,横杆拦住所有过往的车辆,三个女警带着配枪,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每一个靠近的人。

  坂本把车缓缓在横杆前停稳,打开了车窗,探出头喊:“这里有个记者,想要对你们的情况进行一些采访。我叫坂本英一郎,之前给朝仓女士打过电话。”

  一个女警快步走了过来,用戒备的神情盯着坂本,然后看向另一侧的荣子。

  荣子立刻拿出记者证,递给了对方。

  “记者有什么用,人和消息都一样出不去。”那女警小声嘟囔了一句,手从腰带的枪柄上松开,拿出了对讲机,“喂喂,1073,请核实一下是否有个叫坂本英一朗的男士得到了进入许可。”

  “是。但朝仓女士并没承诺安全保障。”

  “不要紧,他带了一个女记者,应该不用咱们费心。”那女警用明显鄙夷的眼神扫了一眼荣子短裙外的裸腿,冲后面挥了挥手。

  横杆抬起,坂本发动汽车,驶入了这个城市中属于女性的堡垒。

  比起之前经过的市中心,这里明显要平和轻松了许多。唯一异样的,就是街上活动的基本都是女性,一条街上所有的店铺和单位,被清一色的女人掌控。简直就像中国著作中提到的女儿国。

  举起相机,荣子不紧不慢的将街道两边的情形拍摄下来留作记录。这种情景在这个国家恐怕是史无前例了。

  让坂本把车停到了路边,荣子下车随机访问了几个路上的女性,发现她们虽然都聚集在这里,可目的和内心的想法却截然不同。

  “外面太可怕了,比起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来说,明显被男人劫持在身边当作道具使用更无法接受啊。”心有余悸的这么说的,是纤细瘦弱的高中女生。

  “我丈夫不信诅咒,结果死在公司里面。送走了女儿,我终于从烦躁的家庭负担中解放出来,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到依附在男人身边的生活了。你看,我现在这样不也很好,很有新时代妇女的感觉吧。哈哈。”大大咧咧的把蔬菜搬上货架的妇女,一边调整着头上的花巾,一边笑呵呵的回答。

  “我当然要在这里。那群臭男人凭什么碰我。真情实意的追求我都没空去回应,哪里有时间陪他们玩这种诅咒游戏。死?连要死都找不到女孩子的家伙,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吧?好了,我赶着开个会,失礼了。”毫无感情波动的女白领踩着高跟鞋快速的离开,背影很快消失在类似的群体中。

  “真的很可怜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救救他们啦,反正我也挺舒服的。不过要等我高兴才行。被强迫做什么的话,那就太讨厌了。我们这边也在接收政府提出的挽救申请哦,我也填好资料排上队了,有适的男孩子的话,我就去和他一起生活到一切结束啰。在这之前,我当然还是呆在这种安全的地方才行。呐呐,偷偷告诉你,不要写出来哦,其实这里偶尔也会收容男人的,不过是很隐秘的特别许可才行。啊……是什么人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是听来的啦,嘿嘿。”摇晃着马尾辫,充满活力的青年女性笑着摆手告别,对着相机比了一个v的手势。

  “我不喜欢男人。就这么简单。啧……记者小妞,你的样子我很喜欢哎,要不要去我的公寓,咱们好好坐一次访问啊?哎哎,别走啊。”当然,也有着性向并不正常所以自然而然的来到这里,愉快的享受着生活的女人。

  荣子回到车上,往记事本上写着,自言自语一样的对坂本说:“我估计,这里真正从心理上完全不需要男人也无所谓的还是少数。大部分只是出于对诅咒发作的男性感到恐惧和抵触。如果上层经过谈判能关于挽救受诅咒者达成某些层面的一致的话,这个地的存在其实反而有利于把诅咒的后果导向良性。”

  坂本想了想,说:“嗯,至少这个组织的存在保护了很多处在弱势的女性,没有让猎人的袭击扩大化。”

  荣子看了一眼车窗外形形色色的女人,有些担忧的说:“就是不知道,外面的那些男人会不会也一样认同这里的存在。”

  坂本打量一下外面的女人们,她们大多穿着长裤,几乎看不到有谁穿裙子,这与以往冬天大量女性冒着严寒也要露出腿部曲线形成了鲜明对比,“看起来,里面的这些也未必会认同外面的。”

  “要去见见朝仓女士吗?”坂本转头问荣子,同时掏出了手机。

  “如果她乐意的话,我当然想。”荣子掏出录音笔,看了一下电池的残量,“朝仓女士是那个朝仓凛子吗?”

  坂本苦笑着点了点头,拨通了号码,预约完后,才回答说:“z市的夜叉朝仓,你这样的评论记者肯定是非常熟悉了。”

  荣子勾起唇角,放松了身体,“那是当然,像她那样尖锐攻击守旧派的细小破绽,而且不给对方留一点面子非要连续攻击到对方彻底投降才罢休的性格,可着实让各大报的专栏编辑都头疼过好一阵子。”

  “你应该很欣赏她吧。我觉得,她是适成为你目标的那类人。”坂本打满了方向盘,将车驶进了一栋崭新的写字楼前的地下停车场里。

  荣子思了一会儿,才回答:“前几天的话,我可能会信心满满的说没错,她就是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哦?那现在呢?”

  荣子打开车门,把挎包扶正,对着坂本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现在,很多事情都要进行一下修正。比如,我现在觉得被老师您依赖需要的感觉,其实还挺不错。和完全的单身自由相比,有着不一样的滋味。”

  坂本锁好车门,露出了完全轻松的笑容,走过来揽住了荣子的腰肢,整体的状态终于更加接近荣子所仰慕的那个儒雅的中年男士,“荣子,我也有个小小的提议。”

  “诶?您请讲。”

  坂本摁下了电梯的开关,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荣子柔和的侧脸,“不要再用敬语了,也不要再叫我老师了。我知道你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我也喜欢你那样做,那种时候的你,更有令人心动的美丽。”

  荣子看了一眼电梯里的监视器,毫不犹豫的踮起脚,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我知道了,亲爱的英一郎。”

  坂本脸红了一下,开心的笑了,像个长相老成的大孩子,他也看了一眼监控摄像头,说:“被朝仓女士看到的话,我想她对你的印象会大打折扣的。”

  “为什么?她不是一向赞成女性应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追求幸福,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眼光吗?她可是还张过女性的婚外恋情也应该拥有和男性一样的会宽容度的呐。”荣子想着朝仓凛子的一些经典语句,疑惑的问。

  坂本露出促狭的微笑,掩饰住眼底流露的一丝黯然,“你也应该只有有些事一旦事关自身,就很难完全保持客观立场。”他摸了摸鼻子,“我忘了告诉你,我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带你来这里,是因为我的太太,恰好是朝仓女士自小一起的好朋友。”

  荣子顿时感到一阵紧张,她在坂本的背后拧了他一把,小声抱怨:“那你刚才还不阻止我……啊啊,英一郎,你是故意的。”

  坂本笑眯眯的搂着她走出电梯,“嗯,我可不想让她先入为的认定,你是我用什么特殊手段找来的救命道具。一旦那样想了,在她心中你和我的评价都会一落千丈。”他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她可是一直认为女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有自己的坚定意志,不应被任何情况所左右,尤其是男人的下流手段。”

  荣子想了想,耸了耸肩,“那……就让她认为我是个趁虚而入勾引有妇之夫的家伙好了。反正……本质上来说也没错。”

  坂本敲了敲门,压低声音说:“放心,这样的认定不会影响你的访问。即使朝仓女士再生气,也不会忘记自己一直张的观点,你可正好是她观点的实际印证,你们一定会聊的很尽兴的。”

  荣子看着紧闭的屋门,听着里面越走越近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声音,深吸了一口气,“我倒是没想到,被拒绝了七八次约稿的我,会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专访的机会。”

  接着,门开了,里面露出了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秘书淡漠有礼的微笑,和一声公式化的迎候,“您好,朝仓女士就在里面,请进。”

  门内,荣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捧鲜红的蔷薇,正插在素净的白色花瓶中,艳丽的怒放。

  上面那些尖锐的刺,一根也没有拔掉。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