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8章 呆滞的虎杖悠仁【二更】

第8章 呆滞的虎杖悠仁【二更】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即便已经到了红叶月的中旬,作为偏南地带的z市还是会偶尔出现令人感到懊恼的热意。所以坂本车上的冷气一直都开得很大,让荣子光裸的胳膊都泛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现在,车内的温度好像又低了几度,不久前的激情带来的热度早在恐惧中消退的一干二净,荣子连后背都觉得有些发紧,可又不敢挪动僵硬的身体。

  坂本则不停地在出汗。不过脑后顶着一把枪的时候,这也是很正常的反应。

  枪的人用很平淡的声音,象和老友聊天一样下着指示,指挥着汽车开到了南郊偏西的一家废弃仓库外。

  荣子的口腔有些发干,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担心的侧目望着坂本。

  比起可以用来救命的她,坂本毫无疑问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如果这家伙杀了英一郎,我该怎么办?荣子紧张的思考着,却找不到任何可行的答案。

  “你是这老头的什么人?情妇?还是花钱买来救命的道具?”穿着警察制服的猎人随口问着,用枪管敲了敲坂本的头,“你可别说,你是他老婆。”

  荣子努力让呼吸不要太急促,考虑着对方问话的目的,慢慢地回答:“我、我是他的未婚妻。”

  如果说成和坂本没有足够亲密关系的女人,那对方就没有任何留下坂本的可能性了。而要是让自己成为坂本重要的女人,那在这种扭曲的欲望可以肆意宣泄的城市,阴暗的念头很可能会占到上风。至少能暂时保全坂本的性命。

  “哦哦,那真是棒极了。”男人的眼里果然露出了兴奋的光芒,“虽然我不喜欢有人旁观,不过我不介意把一会儿的事情录下来,让你未来的老公当作世代相传的礼物。”

  荣子咬着嘴唇,没有吭声。对方的目的几乎不可能有转圜的余地,现在她想的仅仅是怎样在被侵犯后脱身。

  坂本徒劳的试图挽救一下局面,“你……你放过荣子吧。我可以帮你找其他的女人,我可以出钱。”

  “蠢猪。”男人不屑的看了坂本一眼,“钱不过是你们这些蠢猪才会继续依赖的东西,你根本不懂,现在的z市是属于我们的丛林,你这种又老又笨的蠢猪只有被淘汰。将来的世界,是属于我们的。包括你的女人。”

  “你……”坂本怒气冲冲的话还没说出来,后脑已经被枪柄粗暴的击中。看样子,这男人像是个真正的警察,出手又快又准,一下就把坂本彻底击晕过去,软软的趴在了方向盘上。

  “我没兴趣陪蠢猪聊天。来吧,母畜,下车,接下来,是享受的时间了。”

  男人狞笑着下车举枪对准了荣子,晃了一下枪口。

  荣子担心的看了一眼坂本,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她稍微松了口气,拉开安全带,迈出了车门。

  “看你们在车里搞的时候就觉得你的腿真漂亮,果然没有看错,啧啧。”男人咂着舌头,绕着荣子走了一圈,淫邪的眼神围绕着她臀部以下匀称修长的诱人曲线。

  荣子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并不是因为被男人这样看商品一样的打量,而是因为刚才的激情被那样打断,她根本没来得及收拾狼狈的股间,刚才坐着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黏乎乎的液体慢慢地流了出来,现在站在车外,更是能清楚地察觉内裤兜住耻部的地方已经被流出来的精液浸透,湿淋淋的贴着她的花瓣。

  一想到之后要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到自己下体这样尴尬的样子,她就羞耻的想要钻进地底下去。

  看够了她白嫩修长的双腿,男人满意的走到仓库门前,掏出钥匙打开,回头冲着她晃了晃拿着手枪的手,“过来。”

  荣子小心的并拢双腿,忍受着腿间湿滑泥泞的异样感觉,小步往那边走去。

  这种动作被对方理解成不情愿,他淫笑着喊道:“你要是不想过来也可以,我数三下,你跑不到门里,我就把你摁在车头上干屁眼,说不定你未婚夫醒的快点,还能赶上看直播。”

  她只好迈开腿跑过去,钻进了黑洞洞的仓库中。

  摁下电灯开关,整个仓库明亮了起来,荣子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已经变成了临时居住的地方,地面收拾得还算干净,破烂的器械和纸箱堆放在角落的空地上,腾出来的地方接了电线,摆放着旧沙发,一张双人床,一个老式电视和一台只有在古董市场才能见到的录像机。

  沙发上摆着一台小巧的数码摄影机,看起来是这里唯一的新品,上侧的塑膜都还没完全撕去。

  很显然,荣子不是第一个被带到这里的女人。离开生活十几米远的地方,凌乱的放着一些情趣用品,竖着一个两米左右的铁架,铁架附近的地上,还散落着两条胸罩和一条被撕烂的内裤,内裤的布料上还隐约能看到血色的斑点。

  “既不大呼小叫,也没装模作样的哀求,和一般的年轻小妞真是有点别,我有点喜欢上你了呢,记者小姐。”他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双脚搭上面前的矮脚长桌的桌面,手枪随手放到了腿边。

  荣子继续在心里努力让自己镇定,慢慢走到了沙发对面,没有椅子,她只好就那么站着,“很抱歉,我想我说不出我很荣幸之类的话。”

  “当然,我理解。”男人摸了摸下巴,“羊是不会对狼表示好感的。”他伸出手指,指着荣子高耸的酥胸,“但听话的羊,总会让自己少受点罪。来吧,我想看看你的奶子,刚才在车外被你的男人挡着,我连你奶头的颜色都还没有看清呢。”

  如果男人变成野兽,听话可不一定会让自己少受罪,荣子在心里反驳着他的说法,但这种时候任性的忤逆显然是不明智的,她磨磨蹭蹭的一粒一粒解开胸前的衣扣,尽量平静的说:“看来不知不觉,男人和女人已经成为狼和羊一样的关系了呐。”

  盯着她胸前一点点打开的短袖衬衫,男人抚摸着自己平静的裤裆,笑着说:“也不完全一样。狼抓到羊羊就死了。而我抓到你,你只会被干的欲仙欲死。”

  解开最后一粒扣子,荣子停顿了一下,把衬衫从背后脱掉,慢慢的叠好,弯腰放在脚边,接着直起上身,反手捏开了胸罩的背扣,用手臂托住沉甸甸乳房,将肩带从肩头拉下,“你应该是真的警察吧,警署不会配备女伴给你吗?为什么会想要做猎人?”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里只有纯粹的好奇。

  他抬起枪管,指着她的手臂向一边歪了歪,“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了这是丛林的淘汰,秩序的彻底毁坏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与其做一个到时候才惊慌的找生存方式的蠢猪,我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练习。你真不愧是干记者的,半裸的情况下还有心情问问题。让开你的胳膊,走近点。”

  荣子咽了一口口水,走近了两步,将手臂慢慢放下。圆翘的乳房彻底暴露在男人眼前,玫红色的乳头立刻被目光锁定。

  “你不觉得,你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吗?只要女人们都像我一样愿意配,这诅咒根本无法破坏会的根基。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仓库里有些阴冷,暴露出胸部的荣子声音有些颤抖,但并不影响她传达出坚定的信心。

  “女人?”他冷笑着站起来,走到荣子面前,用枪口罩住了柔软的乳头,冰凉的感觉让那里迅速的开始变硬上翘,在带着死亡阴影的枪膛里膨胀起来,“先不说配不配这种自以为是的话。你真的天真到认为人心可以维持到那个时候的到来?”

  他用另一只手粗暴的捏住了她的乳房,攥紧了那团白皙的肉球,让红艳的乳尖从虎口里透出,“告诉你,这个城市的男人迟早都会变成野兽,为了你们这样美艳可口的饵食而争斗。”他的眼神变得有些狂暴,“别觉得男人是只要能求生就可以满足的家伙,那些心甘情愿的让不喜欢的女人跟在身边救命的,都不过是些没能力让自己更加贪婪的蠢猪而已。我不是傻瓜,我为什么要接受上级安排的那个臭女人?”

  “我的女朋友第一天就失踪了,她被不知道那个男人抢走了!现在可能还被关在某个房间里,被人干来干去!想操屁眼就操屁眼!想干嘴巴就干嘴巴!别人可以做猎人,我如果不做,迟早就会成为猎物。女伴被抢走的时候,猎人会同情我吗?我抢走你的时候,你觉得我会同情外面的那个蠢猪吗?”

  他退回到沙发上,用枪对着荣子的内裤比划了一下,“诅咒无法解除,失序只是个早晚的问题而已。别觉得人性有多伟大,等到秩序完全崩溃的时候,你就能见识到什么阴暗和丑陋。我现在做的,不过是前菜而已。”

  荣子顺从的将内裤弯腰脱下,皱着眉看了一眼上面粘糊糊的精液,性扔到了一边,不打算带走。她已经察觉到对方没有杀人的意思,既然仅仅是肉体上的付出就可以结束的事情,她也就不必做最坏的打算。当务之急,就是不要再触动这男人的敏感点,她立刻转换了话题问:“那……你这样没有一个固定的女伴,不会觉得危险吗?”

  那男人看着她紧并的大腿,自负的笑了笑:“我可不会冒一点风险。别觉得兽性爆发的男人不懂得思考,其实,越凶猛的野兽,就越懂得小心谨慎的保护自己。没有女人的时候,我是不会回来这里的。只要诅咒有可能发作,我就会一直游荡在随时可以捕捉到猎物的地方。比如刚才,发现你们之前,我一直在找机会潜入那个女老师的宿舍楼。要不是更喜欢从别人手上抢夺的快感,我现在可能已经在扛着某个漂亮的女教师找适做爱的地方了。”

  “那看来,还真是我们运气不好呢。”荣子笑了笑,对现在稍微放松了一些的气氛还算满意,她搓了搓手臂,用较为亲密的口气撒娇一样的说,“你这就让我脱的光光的,还要等着你发作,好冷啊,不能让我先穿上衣服吗?”

  男人摸着自己裤裆,那里还因为诅咒的力量而萎靡不振,他撇了撇嘴,“放心,我和你的男人不一样,我比他随心所欲得多。你也想早点带着你的男人回家吧?那就辛苦点,给我加加油。”

  荣子猜测着他的意思,小声问:“你是说……用嘴巴?”

  “不不不,那种危险的方式不适你这种看起来就很精明的女士。”他用枪管挠了挠头,“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就可以。听话的小羊,可以少受点伤。”

  荣子无奈的摊开手,“那……你要我怎么做?”

  他用脚把面前的矮桌挪到更靠近她的位置,“来,坐上来。”

  荣子深呼吸了两次,抬起腿爬了上去。

  “不,不是正坐。把膝盖抬起来,嗯,很好,就是这样,张开点,屁股可以再往前些。”

  荣子听着他的指挥,把已经麻木的羞耻心丢到一边,将双脚曲起打开,坐在靠近桌边的位置,摆出向着男性亮出湿润性器的淫荡姿势。

  “啧啧,你的未婚夫射的还真多啊,都流了这么久还有货。”他睁大眼睛,看着红嫩的果肉缝隙中流淌出的白色果浆,下了第一道指令,“我可不喜欢碰到别人的东西。去洗一洗也太麻烦了,不如你用手指挖出来,自己吃掉好了。”

  “诶?”荣子愣了一下,虽然以前激情正酣的时候也曾经不小心动作慢了尝到过男人的精液,可被男人直接射精到口中则一次都没有过,这种自己挖出精液喂到嘴里的事情,更是完全没有经验。

  “应该不需要我教你吧?”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需要我动手的话,可能就会有点粗暴了。”

  “不、不用。”荣子咬了咬牙,将手指伸进了温热的粘膜之中,顺着还有些充血的膣口,向内挖掘进去。

  体内的精液已经完全液化,不再是果冻一样黏乎乎的一团,而是滑溜溜的稀薄的浆汁,她抠了一下,只挖出了指尖上半透明的一点。她皱着眉看了看,闭上眼,把手指放进了嘴里,舌头迅速的舔干净。

  这样的羞辱,让荣子浑身都难堪的发热。她知道,面前的男人正在兴致勃勃的盯着她的动作,从中找着亢奋的源泉,好让那诅咒在他的欲望中爆发。

  快些结束吧……带着自暴自弃一样的想法,荣子把手指加到两根,像是在从身体里向外挖乳酪一样,一口口的送进嘴里。这样的动作很难避开蜜壶中敏感的上壁,很快,她就被自己的手指玩弄到娇喘吁吁,热乎乎的感觉流向乳头,让乳晕一阵发涨。

  男人拿起了摄像机,悠闲地拍摄起来,镜头时而锁定她被手指翻开的蜜唇,时而拍摄她渐渐泛起红潮的脸颊。

  看到对方在拍摄,她反而加快了手指的动作,反正已经是这样了,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渐渐的,挖掘出的精液越来越稀薄,取而代之的,是她自己分泌出的黏滑蜜汁,一层一层涂抹在挖据进去的手指尖上。

  “嗯……嗯嗯……”吸吮着充满发情母兽味道的手指,荣子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坐在桌边的屁股也忍不住挪动了一下。

  “很好,我的小羊,现在,让我看看没有男人的时候,你是怎么取悦自己的吧。别说你没做过,我不会相信的。”男人亢奋的盯着她的股间,黑洞洞的镜头一点不移动的对准了张开的淫穴。

  “呜……好丢脸……”荣子羞耻的把脸扭到一边,手指摸着顺着湿淋淋的阴唇向上滑动,一边轻柔的抚摸,一边用靠近手腕的部位转着圈子揉弄耻毛覆盖的敏锐顶端。

  刚才的挖掘已经让女性的器官觉醒,手掌不需要用力下压,就已经能够感到肿胀起来的蜜豆已经顶在布满细纹的肌肤上。

  她轻轻搓着细嫩的包皮,那层柔软的皮肤轻巧的褪开,拢,上翻,盖下,酥麻的快感随着这样的动作,流窜到全身各处。她的手掌越来越快,双脚踏着桌面,腰肢不自觉地向上拱起,追逐着不断上下移动的手掌。

  “啊啊啊……嗯啊啊……”悦耳的淫叫从她的口中溢出,忘记了自己正被胁迫的事实似的,三十一岁的成熟胴体,渐渐陶醉在揉搓阴核的白嫩指尖下。

  “还是成熟的女人更棒啊。”男人扯开制服,胡乱的解开衬衣皮带,把摄像机放置到可以拍摄的位置后,飞快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他的肉棒还在乱蓬蓬毛发下垂着,看起来,诅咒还没有开始作用。

  “好了,站下来,转过身去。”他简单的下令,站在沙发边,看着她泛起樱红色的白皙肉体,眼中的亢奋已经几乎要凝结成光线射到她身上。

  她正在愉悦的路上,骤然被叫停,忍不住抱怨似的哼了一声,但还是听话的踩着粗糙的水泥地转身站好。

  “很好。为了防止你耍什么花样,下面还是照我的习惯来吧。”他嘿嘿笑了两声,拉过她的手腕并到背后,咔嚓用手铐铐住。

  “你……你喜欢就好……”本来还计划着靠顺从麻痹他的注意力,等到诅咒发作后再尽力反抗,争取把这一二十秒时间消耗过去,荣子失望的嗯了一声,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打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悠闲地说着,“我上次抓来的那个女同事,就是让我大意之后趁诅咒发作开始反击。要不是我反应够快,差点就没命了。”

  他凑近荣子的背后,撩高她的头发,舔着她脖子后面细腻的肌肤,沙哑的说道:“我对那种猎物,一向不会留情。最后我用子弹打断了她的胳膊和腿。你知道,诅咒发作的时候,射精在其他的地方不会让勃起消失,啊啊……我都不记得玩了那个女人多久,好像最后连括约肌都裂掉了,啧啧。不想被我埋到仓库后面和那个母猪一起做肥料的话,你最好学会什么是真正的乖巧听话。”

  荣子紧张的喘着气,任命的闭上了眼睛,“我、我一直都很听话,你不要误会什么。”

  “好啊,我喜欢听话的小羊。”他按住她的头,让她趴在了矮桌上,高度的问题,她不得不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才能让膝盖不至于顶到桌边,“来吧,扒开你的屁股,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屁眼。”

  荣子紧紧抿着嘴,被手铐锁住的手腕艰难的挪到丰美的臀部中央,用手指把雪白的臀肉往两边撑开。

  “啊,好像这边还是处女呢。”男人淫笑着伸出手指,把蜜壶外的淫液抹在指尖,轻轻的抠着缩成一团的菊蕾。

  屁眼的确还没有被大便之外的东西通过的经验,男人的手指试图挤开紧闭的肛口时,荣子忍不住发出细小的哀鸣,浑圆的屁股微微的颤抖起来。

  “放心,不会让你裂伤的。诅咒发作之前,我会慢慢地让你的屁眼变得柔软下来,让它知道,偶尔被什么东西从外面捅进去,也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他一边用下流的口气说着,一边扶着她的腰,一口把手指插入到炽热的紧小后窍之中。

  “呜……”荣子仰起头,踮起了脚尖,大腿内侧的肌肉本能的收紧,括约肌拼命地压迫着侵入直肠的异物,排便一样的向外推。

  手指在屁股内部曲折转动,扣挖着娇嫩的肠壁,难过的浑身泛起细小疙瘩,荣子随着他的手指来回的扭动,妖艳的裸体怎么也逃不开男人的掌控。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肠的末端甚至在手指的固执挑拨下产生了扭曲的快感,荣子绝望的流着泪,等待着象母狗一样被男人从屁眼里插入的悲惨命运的到来。

  并不需要等太久,因为她已经听到了身后男人那带着愉悦和满足的,因为细微的刺痛而发出的呻吟。

  凶猛的野兽,即将把她彻底吞噬。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