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10章 生得领域

第10章 生得领域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嘶……嘶噜,呜唔,啾……”含着充足的口水,荣子费力的转动着头部,让嘴唇和舌头能对龟头周围进行充分的摩擦,随着淫荡的声响,口水顺着肉棒的筋脉往下流去,连鼓鼓囊囊的睾丸都染湿了一片。

  以往只有在遇到肯为她口淫的男伴时才愿意相对的以唇舌回报,这导致她的技巧只能算过得去而已,和第一次为坂本侍奉的时候相比,她的口技没有多少变化,坂本的耐力却随着诅咒的时间而增强许多。

  因此,尽管坂本不断地发出被取悦的满足呻吟,荣子却完全察觉不到肉棒有迈向高潮的征兆。她抬起头,衔住龟头的尖端,用舌头轻轻的舔着,换成手掌握住粗大的棒身,配着舌头的动作上下套弄。

  “别……别这么看着我。讨厌……”抬起眼睛,荣子才注意到坂本正低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脸,她害羞的抱怨了一句,推了推他的大腿,“你起来吧,这样好累。”

  “哦。”坂本听话的站了起来,双腿微分,这样的高度荣子跪坐在他面前,稍微仰头就正好可以把大半根肉棒吞下,而且解放了的双手还可以做些别的事情帮忙。

  用柔软的掌心轻轻抚摸着紧绷的肉袋,荣子把坂本的包皮向后扯到极限,舌头贴着因此而更加肿胀的龟头一圈圈的旋转,舌筋压着马眼,左右拨弄后,再换成舌尖往里钻上两下。

  “喔喔……荣子,太舒服了。”坂本赞叹了一声,弯下腰将手伸进她浴衣的领口,抓住赤裸的乳房,张开五指一下一下的揉着。

  荣子前后晃动着头,嘴唇因为来回的摩擦而泛起天然的嫣红色泽。这样吞吐了二十多分钟,嘴巴里已经全是男人的味道,舌根都感到发酸,而坂本依然没有要射出来的迹象。

  她疲惫的向后撤开,喘了口气,仰着头对他说:“好累,你还是没到吗?”

  坂本有些愧疚的笑了笑,“呃……还差一点。”

  “呜……我第一次知道男人耐力好也是这么麻烦的事。啊啊……”荣子撒娇一样的抱怨两句,又挺起腰,吸紧了脸颊含进大半根肉棒,继续重复着前后摇动的过程。

  “那、那你休息一下,我来。”坂本扶着她的头,小声说完,就开始自己移动腰部。

  “呃……呜唔,嗯嗯……”荣子用手扶着他的大腿,将牙齿尽可能的分开,嘴唇收紧,迎接着口中的冲击。

  这种像是把她的口腔当作性器一样奸淫的方式,一直是她厌恶的男性行为之一,可现在别无他法,她也只有忍受着,跪在坂本的面前滑动舌头配。

  这样干了七八分钟左右,坂本舒畅的喊道:“哦……来了!要来了!”喊出来的同时,肉棒不受控制一样的往她喉咙的地方撞了两下。

  “咳!咳咳。”荣子连忙往后倒下,一边咳嗽着,一边把内裤褪到膝盖上,飞快的抽出一张纸巾垫在臀部,一把拉出了体内的棉条,用纸巾抱住丢到一边,高高的抬起了臀部,“咳咳,快……快点。”

  坂本看了一眼还带着血迹的阴户,犹豫了一下,抱着她的腰插了进去。他并没进的很深,只是让龟头刚好穿过了蜜壶入口最细致的腔孔,接着,就跳动着开始射精。

  拔出来后,龟头上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和混在其中的一点精液,坂本呆呆地看着,那根东西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

  荣子用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那根东西,再把它放进嘴里,她说什么也做不到。

  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荣子只好先将内裤脱到一边,多垫了几层纸巾在屁股下方,冲着坂本说:“别发呆了,先……先放进来,别动的太厉害,我……我再想想办法。”

  虽然还是插入得很浅,可一但来回抽动,敏感的入口就本能的开始产生酥麻的快美,好像坠了什么重物在里面的子宫随之升起一股钝痛,让她难以忍受的呻吟出来:“呃……好难过……”

  坂本紧张的擦了擦汗,“不行吗?荣子……你、你还好吧?”

  “你……你去把给水袋灌水的那个漏斗拿来。”荣子向着他摇了摇头,挪开了臀部,拿过一堆纸巾垫在股间,恢复了坐姿,“那里不行,好难受。感觉子宫要坏掉一样。”

  看着坂本回到她面前,她先拿了一张湿巾仔细的把龟头上的污秽擦了一遍,然后放进嘴里吸吮了两下,吐出来说:“先这样拖延一下时间。我……我试试看另一边。呃……这里不行,去卫生间。”

  她用内裤兜住下体垫的纸巾,在坂本的肉棒上嘬了两口,拎着已经没什么温度的暖水袋和漏斗往卫生间走去。

  隔上几秒,她就弯腰在他的肉棒上吮吸几下,暂且算是临时缓解性命之忧。

  靠着每次争取到的十秒,荣子顺利的布置好了想要的一切:用花洒洗干净了地面,往洗手池里接满了水,接着把浴衣脱下来,挂在卫生间门后的衣钩上。

  “荣子……你这是?”坂本有些疑惑的看她忙得走来走去,还要时不时过来弯腰亲一亲他的分身,场面甚至有些滑稽。

  “没办法啊,我……我没那方面的经验,只好猜测着准备了。我可不想像上次那样被强来了,好几天后面都热辣辣的,大便都会痛。”荣子红着脸,拿起漏斗,把沐浴液均匀的涂抹在漏斗的小头上,“你也别愣着啊,来帮帮我。”

  “呃……好。要怎样?”

  坂本走过去站住,荣子先回头含住了肉棒,一边前后缓慢的移动,一边转着眼珠好像在思考着最后的步骤。

  “唔……先这样试试看吧。”她让坂本躺下,然后自己趴在他的身上,变成标准的69式体位,不过没有把臀部下压,而是尽力向上翘起,“你……你把那个漏斗,小心点,弄进来。”

  坂本还有些发懵,呆呆的问:“那些血洗不完的吧?”

  荣子扭过头瞪了他一眼,“英一郎是大笨蛋!我刚才都那样说了,你还不明白吗?是人家……人家的后面。”不自觉地溜出了年轻女孩羞恼时撒娇一样的口气,荣子连忙转过头,伏下来继续吸吮着坂本的肉棒,不让她看见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

  坂本这次肯定是明白了,可他还是没有动,反而用手指轻轻揉着她的肛口,带着笑意问:“荣子,你说的到底是哪里啊?不说清楚,我这个笨蛋可是不明白的哦。”

  明白他存心想听她说出更丢人的话,荣子忍不住惩罚一样的在他的龟头后面咬了一口,喘息着低着头,小声说:“屁……屁股那里的洞。”

  疼的咧了咧嘴,坂本还是很开心的继续说:“荣子,我很久没听到过你这么小声说话了。都听不清了呢。”

  “就……就是屁眼啦!英一郎你真是讨厌啊!”荣子羞恼的叫了出来,“还不是为了救你。”

  坂本挪开手指,知道玩笑开到这里就可以了,尽管荣子的羞耻界限一再被半强迫的拉低,但仍不代表可以随意一直逗弄下去。而且,这样的挑逗,已经让他十分满意了。

  “放松些,荣子,不要使劲。”坂本柔声说着,小心的把漏斗的尖端塞进紧闭的肛门中。

  外围的淡茶色褶皱一点点展开,内部的嫩红纹路也逐渐被抻平,蓝色的漏斗缓缓挤入柔软的肛肉中,从最细的部分逐渐贯通到粗大起来的后端。

  “可……可以了,别再深了。”有点吃不消一样的呻吟出声,荣子扭头看着坂本,眼睛湿润起来,展现出一种微妙的性感。

  温热的水流灌注到翘起的屁股中央漏斗内部,荣子含着粗大的肉棒轻轻的哼着鼻音,努力放松臀部的肌肉。不过直肠的肌肉比预想的更加顽强,才下去了小半个漏斗的液体,水平线就不再见到明显的下降。

  “荣子,再放松些。”坂本吃力的扶着漏斗,为了维持阴茎能被荣子的嘴巴够着,只能从斜下方注意漏斗内的水位。

  “呜……这要怎么放松啊,再……再用力张开的,感觉……感觉要放屁了。啊啊……好丢脸……”荣子羞耻的呻吟着,漏斗里咕噜咕噜冒出了几个气泡。

  坂本只好继续灌水到几乎满出来的程度,重力的帮助下,总算又有些液体灌了进去。

  荣子嗯嗯哼了两声,对他摆了摆手。他把漏斗拔了出来,立刻紧紧闭起来的肛门沾满了水珠,中央赤褐色的蕊心微微膨胀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喷出一股东西一样。

  她飞快的爬起来,坐在了马桶上,双手捂着脸,只露出嘴巴,随着噗噜噜的声音,红晕从脸颊一路蔓延到耳根。

  坂本站了起来,把肉棒送到她嘴巴,她依然捂着脸,张开嘴亲了亲他下体,哀鸣一样的说:“英一郎……怎么办,我已经变成不知羞耻的女人了。”

  “傻瓜,你这也是为了我。”

  把脸靠在他毛茸茸的耻骨上,英子用纤细的声音说:“不、不全是那样,其实……”

  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口来,“其实后面的感觉,也还不赖……”

  坂本扑哧笑了出来,“那就太好了,我也觉得荣子的后面很棒,又热又紧,里面深不见底,四周的嫩肉还会向外推,真是舒服极了。”他弯腰抚摸着荣子的乳房,“你如果准备好了,咱们就开始吧?”

  荣子扯下卫生纸擦了擦屁股,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不行,还要再洗干净。你又不能戴安全套,一定要彻底洗好才行。”

  靠着漏斗和暖水袋这样简陋的设备,荣子总算是给自己做了三次浣肠,第三次她用卫生纸擦完之后,仔细的看了看擦过的地方,确认除了水渍之外,没有再看到什么污秽的印子,才放下心一样的点了点头,“好,应该是可以了。”

  继续采用着口交拖延的办法,荣子拿好了沐浴液代替润滑剂,和坂本回到了卧房。

  考虑了一下身体的情况和心理接受的程度,她还是放弃了背后的体位,依旧用纸巾塞住花瓣中间,双手抱膝躺倒,将身体用力的弯曲起来。雪白的肉体反折到膝盖压迫着乳房的姿势,又加了一个垫子在腰下,终于让湿润的肛穴变成了适插入的高度。

  “英一郎,你……你可要温柔些。”荣子看着巨大的凶器逼近自己的臀部中央,忍不住紧张的提醒他,“你的那么大,我……我怕会受不住。”

  坂本点了点头,但迫于时间的压力,他至少要先进入一部分,用手压住龟头后方,他开始第一次插入。

  “呃……”荣子深吸了一口气,脚尖绷直。

  太过紧张的括约肌把男根拒之门外,被沐浴露滑到一边的肉棒直接戳进了那堆纸巾中,坂本为难的看着荣子,再一次把龟头抵住了菊蕾的中心,“荣子,我没时间了,拜托你放松点,先让我进去一点点就好。”

  荣子露出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把丰满的大腿分的更开,下体的肌肉做出排便一样的努力,克制着当龟头侵入进来时本能产生的收缩冲动。

  “啊……好紧,荣子,别这么用力。”龟头滑入了三分之一左右,坂本就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前方的柔软肌肉好像根本没有空隙一样,他甚至觉得自己正在荣子娇嫩的肉体上凿孔。

  “我……已经尽力了啊。呜……”荣子用脚尖拍着坂本的肩膀,忍耐着把他一脚蹬开的冲动,像电视上生孩子的妇女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行……好涨……好像便秘一样难过。”

  “你忍耐一下,这里过去,就没事了。”最粗大的部分就卡在入口处,细密的褶皱已经展平,坂本抹了一把汗,抱着她的臀肉,喘息着说道。

  荣子抬起脖子,虽然看不到那边的具体情况,但身体也感觉的到,肉棒最粗大的部分正要进入紧小的肛口,她咬着牙,点了点头,“嗯,你来吧。受不住的话,我……我会叫停的。如果我不喊停止,那……那就说明我还禁得住。”

  坂本感激的看着她,又抹了一些沐浴露在肉棒后部,身体前倾着压入。

  蘑菇一样的伞状肉棱终于在他的推动下挤进了狭小的肉孔中,三次浣肠的结果就是肛门周围的肌肉格外的敏感,荣子一瞬间连背筋都变的僵直,真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才压抑住了喊停的冲动。

  强烈的便意逆流而上,荣子急促的大口呼吸,白嫩的臀部细微的颤抖着,她自己都清楚的感觉到,直肠的内壁正在用力的蠕动,推挤着侵入的巨物。

  这种内部的动作显然给了男性新鲜的享受,坂本的神情都变得有些陶醉,插入的动作情不自禁的加快。

  “啊啊……全……全进来了吗?”屁眼周围的皮肤察觉到茸茸的耻毛贴了上来,荣子皱着眉苦闷的呻吟,不敢相信的看向自己抬高的臀部,那里竟然能将这么粗大的东西整根容纳进来。

  “我、我要开始了,荣子。”坂本抓着她的脚,亢奋的舔着她的脚掌,肉棒开始小幅度的抽插。

  “唔……唔嗯嗯……”荣子露出迷惑的表情,肛门被玩弄虽然还在给她持续的肮脏感,但随着胀痛的逐渐适应,奇妙的快感也确实的从臀缝中升起。

  有少许排出粗大粪便的爽快,有少许直肠被磨擦产生的微妙酸痒,还有一部分身体完全被开垦征服的软弱官能,混在一起冲击着她的大脑。

  坂本在她的肛口进出了几十下后,不必用手去确认,她也能十分确定,她用纸巾堵着的蜜壶已经流出了经血以外的东西。

  尽管不愿承认,她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身体正在肛交中攀向高潮的事实。

  变……变成这样的女人了吗?我……我也一定是被诅咒了吧?荣子混乱的脑海里划过了这个念头,紧接着,就被屁眼里骤然加快的磨弄一口气引爆了积蓄的快感。

  高挺着腰肢颤栗着迎来初次肛交高潮的她,险些忘记了最关键的问题,直到听到坂本气喘吁吁的说:“荣子,我……我也要来了!”她才猛然醒悟,连忙拿开了下体的纸巾,扒开染血的膣口,让坂本送进一小段分身,激烈的射精进来。

  前后两处小穴的翘麻在坂本的射精动作中产生了微妙的共鸣,荣子呜的哼了一声,子宫的前端在疼痛中微微痉挛起来,混着持续的快感麻痹了她的下体。

  “好……好了吗?”精疲力尽的荣子把汗津津的裸体摊开在被褥上,团了一大把纸巾,堵住了混着精液回流的经血,疲惫的望着坂本。

  大腿分的太开太久,此刻腿根都有些酸痛,真要是还得再来一次,她只好选择趴下让他从背后侵犯自己的屁眼了。那个姿势不光蜜壶的特殊情况不好解决,也会让她从心底感到耻辱。

  “应该是没问题了。”坂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样激烈的性爱对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润滑并不如前面的蜜穴充足,肛交比想象的更费体力,幸好,诅咒应该是暂时解除了,狰狞的肉棒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软软的垂在腿根。

  荣子也松了口气,挪了挪屁股,拿过新的卫生棉条送入体内。手绕到那里,自然的想要去摸摸臀穴现在样子,上次只是记得痛,慌乱之下什么也没有注意,这次才有闲心好奇一下。

  “呀啊。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手指触到的菊穴,并没来得及拢,依然是绽开的嫣红洞穴,她把手指往里探,轻易地就摸到了以前绝对摸不到的地方。

  她夹紧臀部,用力缩了缩盆腔的肌肉,手指总算是感觉到被肛肉包裹起来,“呜……变松了,好讨厌的感觉。”任性的发出小女孩一样的撒娇声调,荣子瞪了一眼坂本,“可恶,都是你害的。”

  坂本只好陪笑着摸了摸头,“辛苦你了,荣子。”

  “啊啊……感觉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戳在里面一样,好别扭。”和初夜之后的感觉有点类似,荣子不快的并拢了双腿,体味着屁眼中仍在游荡的异物感。

  总算是找到了非常时期的解决方案,两人倒是都宽心了不少。收拾好乱七八糟的房间后,心情转换过来的荣子立刻提议订购正经的灌肠用具。

  “既然免不了要用……用那里,那……那就好好地做嘛。”荣子红着脸解释着,在z市临时的购物页面上找着需要的东西。

  结果这种商品竟然出乎意料的抢手,看来面对这种问题的似乎不只是他们两个,本来就无法进货的情趣商店纷纷标注了缺货的字样。最后,荣子只好退而求其次,在一家兽医院订购了一个最大号的注射器。

  “下次你一开始腹痛,就要赶快提醒我。”收货后,荣子拿着那和她手腕差不多粗的针筒,神情复杂的看着小指粗细的筒头。

  以后……可千万不要喜欢上这边的滋味才好……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