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12章 释放两面宿傩

第12章 释放两面宿傩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在荣子的强烈要求下,坂本带好了手枪,开车带她去了蔷薇宫殿的街。

  距离蔷薇宫殿的瓦解,已经过去了三天。没人说得清楚,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那些被掠夺走的女人此刻身在何方。

  这是荣子自被猎人袭击之后,第二次切身感觉到人类引以为傲的会结构正在迅速的崩塌。

  上次来到这个街的时候,还是比外界更加繁华的景象,而此刻,破败的岗亭边零落着女警制服的碎片,里面的街更是如同发生过暴乱一样,找不到一扇完好的门。就在大街的中央,四处掉落着女式衣裤。

  一处稍微宽阔些的广场上,散落着差不多几十条内裤,地面上还能隐约看到点点滴滴干涸的血迹。也不知道那一晚,到底有多少发作的男人在这里化为了野兽,将被彻底制服的女人们围绕着侵犯,羞辱,折磨,蹂躏。

  “啊。”车子拐进上次来时那个大厦坐落的路口,荣子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抬起手捂住了惊叫出声的嘴巴。

  坂本也惊慌的踩下了刹车,要不是安全带,额头一定会撞上前方的方向盘。

  大厦的门口,花坛里的植物全部被扒出来扔到了一边,原本是用来挂起蔷薇宫殿旗帜的细长竹竿深深地插在了泥土中,另一头,被人用刀削尖,变成了一根简陋的竹矛。

  这样的竹矛,约莫有十七八根,乱七八糟的插在地上。而每一根竹矛上,都挂着一具尸体。

  那是赤身裸体的女尸,脸上全是血污,看不清样貌和年龄,竹矛从她们血肉模糊的私处——那里已经被割开到肛门连成一个血洞——插入,从她们的口中穿出,烤青蛙一样张开的双腿中心,臀部的下方,被缠绕在竹竿上的粗麻绳托住,维持着尸体悬在半空的状态。

  可以轻易地看出她们是为何被这群男人虐杀,每一具尸体的一边乳房上,都用匕首插着她们的制服帽子。

  蔷薇宫殿里那些天真的女人,傻呼呼的相信了,靠这样一些稍微不那么柔弱的女性,就可以阻止那些越来越多的禽兽,才会导致最后彻底成为俘虏和猎物的下场。

  荣子神情复杂的看着那些尸体,最后摇了摇头,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对坂本说:“走,咱们回去吧。”

  坂本叹了口气,调转了车头,“你……不打算记录下来吗?”

  荣子想了很久,才叹息一样的说道:“我……尽力而为吧。”

  回家的路上,街道已经几乎看不到什么活动的人。而每一个阴暗的拐角和窗口之中,仿佛都有一双冒着寒光的眼睛,穿透了车窗的玻璃,死死的锁在荣子的身上。

  经过市中心那家已经关门歇业的超市时,荣子看到了更加令她吃惊的景象。

  一个穿着孕妇装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正为难的拎着口袋站在那超市的门口,身边没有男人,也没有见到有人尾随她。

  荣子摇下车窗,不明所以的看着那个孕妇,问:“那个……太太,你……你这样出门,不会很危险吗?”

  那个孕妇愣了一下,然后腼腆的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真有人袭击我的话,危险的反而是他们。啊……你们有车,太好了,我知道有家商店还没歇业,你们能带我一程过去吗?拜托了。”

  荣子看了坂本一眼,点头摁下了后座的锁,“上来吧。”

  汽车开动后,荣子立刻提出自己的疑问:“太太,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会有男人袭击你?现在……整座城市对女人来说都很危险吧?”

  那个孕妇摇了摇头,微笑着说:“不,唯一安全的,就是孕妇哦。”她有些害羞的红了红脸,抚摸着滚圆的肚子,“不是没有人试图袭击过我,只可惜,他们很快就发现,孕妇是没有办法帮他们解开诅咒的。我丈夫诅咒发作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堂妹恰好在家里避难,他也就死了呢。”

  “你的意思是……”

  “就是没办法停止倒数啊。”那孕妇笑的很开心,仿佛那些男人因此而死对她来说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有四个男人在我上街买东西的时候试图强暴我了。呵呵呵,他们都死了呢。尤其是第三个,一副不甘心也不相信的样子,就那么在我里面捣阿捣的,最后硬邦邦的插在我下面死了。”

  荣子从后视镜看着那个孕妇的笑容,那笑容此刻看起来竟显得疯狂而怪异。

  这里……就快要没有正常人了吗?

  “消息应该是传开了吧。我和在育儿班认识的同伴经常一起出来玩,几乎没有被男人注意过,我还真是有点遗憾呐。”

  “你们……”荣子想要说什么指责的话,可张开口,又觉得自己的指责毫无道理,顿时觉得心中无比的苦闷。

  “真羡慕芳子妹妹啊,怀孕才四个月,身材又控制的好,光靠看根本看不出是不是孕妇,她老公死在她肚皮上之后,她就满世界勾引那些猎人,我才害死了四个,她的话,零头就有我的十倍了吧。”那孕妇玩着自己修饰精美的指甲,笑容依旧维持在脸上。

  坂本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而荣子的脸色,也苍白得近乎透明。

  他们都意识到了同一件事。

  这诅咒,根本无解。

  女人如果避孕或是无法生育,就一定会死。而男人如果不能进行让女体受孕的行为,也一定会死。现在加上了孕妇无法让诅咒的倒计时停止的准则后,最终的结果完全可以预料的到。

  怀孕的女性势必越来越多,男人为了生存,必须不停地抢夺未受孕的女人,而未受孕的女性也会很快怀孕,在这种不将种子播下就会死的可怕诅咒下,男性的数量势必会越来越少,而如果这个诅咒最终扩散到全世界,又没有彻底解决的方法的话,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这一代男性的灭亡……

  “不会是这样的……明明……明明只是个惩罚而已,不会这么……这么过分的。”那孕妇下车后,荣子接近崩溃的抱住了头,靠在车窗上颤抖着说。

  坂本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也许、也许事情还会有变化。你也看到了,这个不知所谓的神明,非常喜怒无常啊。说不定……说不定有一天一高兴,这诅咒就噗的一下没了。”

  荣子也只能姑且这样安慰自己,但不知道为何,她看着远处渐渐靠近的雨云心底涌上的,是更加浓烈的不安。

  正像坂本说的,事情,确实还会有变化。

  两周后,一切都改变了。

  只不过,唯一没变的,就是诅咒。

  z市的周围,终于不再有看守的士兵,络和电话的讯号,也终于不再需要限制。只不过,对荣子来说,和外界的联系,也已经不再有意义。

  48小时的时间里,降临在z市人民身上的那个噩梦,随着黑夜围绕着地球的速度,顺次出现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睡眠中。

  不分国家,不分地,不分肤色,不分语言。

  不管是出生率连年走低的欧美,还是人口不断爆炸增长的南亚。

  这一刻,人类空前的平等。

  z市的资料在内阁的授意下公开给了世界,之后,恐慌席卷了这个已经千疮孔的星球。

  这时,荣子才明白过来,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神根本不是在惩罚人类对原欲的背弃,它惩罚的,是背弃了整个自然的人类种群。

  她猜不到她们这些女人最后会生下什么,她却可以猜到,她们这些女人也会在失去生育能力之后迅速的死去。

  不需要洪水,不需要地震,不需要什么冰川和陨石,只是这样一个诅咒……

  统治地球的人类,就将彻底的更新到未知的新一代。

  她回头看着坂本,已经预料到同样结果的他对她露出温柔的微笑,“荣子,不要想那么多了。即使是末日,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也不会难过的。”

  “其实……还未到绝望的时候。”荣子给自己鼓了鼓劲,“你不是也说,这个神明有些喜怒无常吗?咱们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等到一切都过去的那一天。”

  她压抑着心中的酸楚,小声说:“英一郎,你手上有枪,趁着……趁着我还没有怀孕,赶紧……赶紧去再抓一个女人来吧。”

  坂本皱起眉,双手扶住她的肩,注视着她说:“荣子,你是认真的吗?”

  荣子点了点头,眼里的水雾无法再靠眨眼消解,终于还是变成了眼泪流了下来,“我……不想你死。即使会对不起谁也好,你能活着,陪我一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坂本沉默了很久,才用低沉坚定地声音回答:“荣子,我不想那么做。”

  荣子抬起脸,望着他,“可是……会死的……”

  坂本低下头,用手掌托着额头,“是,我很怕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很多书没读,我不想就这么离开世界,失去自己所有的意识。可是……荣子,我真的已经绝望了。我能感觉得到,这些天,我的身体一直在变化,诅咒发作得越来越频繁,现在和你做爱的时候,要很专心才能让自己不那么粗暴。我很认真的想了想,这样下去,我还是我吗?到最后,可能……会变成一个神罚的道具而已。既然最后的结果是那样,那,能在你身边死去,又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

  荣子哽咽着握住了他的手,“可……可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办?”

  坂本抬起手,替她擦着眼底流下的泪水,“你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人,我最后悔、又最感到庆幸的,就是用谎言让你来到我身边。从我死的那一刻,你就是安全的了。也许……到生下那个孩子的时候,你就会没事了。”

  荣子双手捂住小腹,不甘心的摇着头:“不会的,这是末日,女人只是更新下一代生命的工具而已。”

  “你想太多了,事情也许不是那么悲观。”坂本搂住她的头,抱在自己的胸前,抚摸着她的长发,温柔的说着。只不过,就连他自己的眼神,也透着浓重的悲哀。

  “我……想把知道的一切,都公开到大家面前。”荣子抽泣了片刻之后,小声这样说道。

  “嗯?”

  荣子拿定了意,擦干了眼泪,推开了坂本,拿起自己的包,掏出了至今为止所有的记录,“趁着世界的秩序还没有崩溃,我……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这世上有七十多亿人,我不相信,他们都会走上z市这样的路。”

  坂本看着她在键盘上飞快移动的双手,苦涩的微笑着,走到她的身边,“好吧,英语和阿拉伯语的部分,就由我来翻译吧。”

  “嗯,英一郎,拜托了。”

  用很长篇幅的文字,荣子竭尽全力的描述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包括z市的变化,自己心理的变化,坂本生理的变化,和那最重要的,没有被z市的机构公开过的,和孕妇有关的规则。

  她没有写上自己的猜测,并不是害怕被那些人说她是妄想的疯子,而是害怕所有的人都认同她的猜想,最终失去生存的勇气。

  她知道,如同她做过的很多报道一样,会有人不信,会有人反驳质疑,只不过,这一次,她不再关心这些反馈。

  作为她最后的工作,这些记录,已经足够。

  晚上,荣子蜷缩在坂本的怀里,放下了所有的心事和负担,对他敞开了柔润光滑的肉体,求着并非诅咒所致的温存。

  坂本温柔的回应着她,抚摸她全身每一处肌肤,亲吻她每一处敏感,轻轻啃咬着饱满的臀丘,用舌尖戏弄着湿润的花瓣。

  荣子也亲吻着他的嘴唇,鬓角,耳根,脖颈,肩头,胸口,用滑嫩的舌头挑逗他的肚脐,用牙齿拉扯着他乱蓬蓬的耻毛,含着他仍然软绵绵的阴茎,轻柔的吸吮。

  就像正常的互相爱恋的男女,两人的肢体反复的纠缠,只不过,男性的一方还需要等待分身的雄起。

  也许是神眷顾了荣子最后的心愿,在她扭动呻吟着彻底湿润的时候,她口中的男根迅速的膨胀起来。

  她喜悦的舔吻着巨大的龟头,用口水擦试着每一处紧绷的皮肤,然后翻转身体,用柔顺的姿态趴伏在被褥上,高高翘起弥漫着雌性芬芳的美臀。

  坂本从背后握住她丰挺的双峰,耐心而有力的占有了她,他并不平坦的小腹紧紧的依附在她的臀后,随着前后耸动的动作,传达着他身体的热度。

  荣子畅快的呻吟,摇晃着柔韧细滑的腰肢,不再在意所谓的羞耻,毫无顾忌的淫叫着,用红肿的蜜穴紧紧包裹着坂本的分身,连变换姿势的时候,都不舍得让它滑脱出来。

  为了延长这情爱放纵的时间,荣子动拉开了雪白的臀肉,用后庭吞入了将要射精的肉棒,张缩的括约肌仿佛在一口一口的咽下那些白浊的浆液。一直到所有的思维都在快感中凝固,所有的绝望都在欢愉中麻木,荣子在接二连三的高潮中攀上了前所未有的顶峰,她嘶哑的尖叫,章鱼一样紧紧的缠住坂本的身体,柔软的秘处剧烈的收缩。

  精液不知第几次喷射在子宫深处,荣子翻着眼睛,脑海一片空白,身体仿佛失去了重量,轻飘飘的,升向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天堂……

  午夜,荣子做了一个无比逼真的梦。

  梦里,她站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草叶铺成了碧绿色的海洋,蔓延在无止境的大地上,一群健壮的青年男女正在清理着残破的水泥废墟,他们没有穿任何衣服,赤裸着健康美丽的肉体,他们有棕黑的头发,浅麦色的肌肤,深邃的眼窝和乌黑的眼睛,他们偶尔停下来擦汗,快乐的大笑起来。

  累了的人笑着坐到一边,男人坐在女人的身旁,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坚挺上翘的乳房上,红着脸的女人也扶摸着男人腿间软垂的分身。很快,嫣红的乳头和浅褐的男根一起硬翘起来,他们笑着拥抱在一起,凸起进入了凹陷,柔软包容了坚硬。

  其余的人并没有太过惊奇,只是偶尔微笑着看他们一眼,然后在异性间交换着温和而湿润的眼波。

  碧海的所及是仿佛无边无际的森林,透蓝如巨大宝石的天空下,一座高大、破败的大厦轰然倒下。

  一个少年赶着一群羊走过这里,他看到了正在迎着男人动作扭动的赤裸女体,呼哨着跑了过来,笑嘻嘻的蹲下来摸着女人的胸部。

  接着,他凑到女人的身边,把还带着稚气的肉棒放进了张开的红唇中。

  那群羊也没有散开,而是安静的低头吃草。

  荣子迷茫的看着,一阵阵清冽凉爽的风吹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要融化在这画面里一样的迷醉。

  她的手好象握住了一个柔软的细小手掌,她扭过头,身边站着一个可爱的幼童,赤裸着他娇嫩的身体,用水晶一样清澈的眼睛看着她一字一字的叫了出来。

  “妈、妈!”

  随着那童稚的声音,眼前的世界扭曲、旋转,接着,化作胶片一样的连续图案,飞快的在她眼前闪动。

  布满弹坑的街道上,一群双眼通红的士兵冲向了一个挤满了女人的教堂,他们的身后,是一具具还在抽搐的尸体……

  残破的大楼内部,十几个强壮的男人挥舞着武器厮杀,他们的身边,是一圈面无表情的孕妇,和一个掩面哭泣的少女……

  被血染红的河流边,一些面颊丰润的女性在挺着肚子的孕妇帮助下,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抛进河中,因污染而变异的怪鱼疯狂的撕咬起来……

  穿着黑衣的女人们麻木的看着一排排的墓碑,抚摸着自己的鼓胀到透出青筋的肚皮,墓碑的间隙中,几十个赤身裸体的男孩女孩在大笑着跑来跑去……

  最后的画面,依然是开始时的那个孩子,蹲在她的眼前,一字一字的叫着:“妈、妈!”

  眼前的一切旋转着缩小,像被无底的漩涡卷入,一霎那边被彻底吸了进去。

  而在吸入一切的位置,荣子看到了自己。

  她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安静的睡着,而所有的画面,就都消失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不是被吓醒,也不是自然的醒转,荣子睁开了眼,就像被未知的力量从梦乡唤回。

  窗外的天空还是乌云密布的黑夜,她拧开床头的灯,侧身看着身边的坂本,伸出手指,放在他的鼻孔下方。

  没有气息,坂本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体冰凉。他的拳头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床单,下唇被咬破,耳鼻中的鲜血,也已经凝固。不知道忍耐了多大的痛苦,他才在这样的死亡中,没有发出会惊醒她的声音。

  荣子低下头,双肩起伏,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双手抱住小腹,感受着一股无形的悸动在子宫中蔓延。她躺了下来,像婴儿一样的蜷缩成一团,呜咽着靠在坂本的尸体上,用额头磨蹭着他冰冷的肌肤。

  她知道,一切都将结束。

  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卷一终)

  ')

  --

  thechmfilewasvertedtotextbydemo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now:(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