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13章 死亡

第13章 死亡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

  ('“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揉了揉因舞蹈太久而紧绷僵硬的小腿,伊田智美偷偷看了一眼身边同伴们的表情,试图从她们的眼神里找到一点紧张或是惶恐的情绪。

  不过结果让她很失望,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像平时一样笑容满面,互相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讨论着一些舞蹈的动作。

  就像昨夜的噩梦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智美在心里叹了口气,比起大家喜欢的那个勇敢乐观大大咧咧的形象,真实的她更加敏感和胆怯,只不过,对舞台上聚光灯的渴望给了她塑造另一个自我的勇气和动力而已。

  外面观众的呼唤声还在潮水一样的传来,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期待着自己能给予他们一个完美的回应,可现在,她心中却在反复的警告自己,外面的那群狂热的拥趸,都是男人。

  在一种奇妙的默契下,被命令来参加这次表演的所有成员都没有谈论昨夜的噩梦,智美很想找人说一说,却不知道该找谁开口。

  而那个一直都很自信的好友,只是不屑的笑着拍她的肩膀,说:“怎么会相信那种蠢事。做梦而已,巧,是巧啦。不要胡思乱想,跳错舞步的话,罚你请全团吃拉面哦。”

  嗯……她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不安发酵一样的增长。

  要不……还是看看那位女士的演讲吧,说不定被她说服,就不会这样胡思乱想了。智美这么想着,悄悄拿出了手机,连接到了直播的上。

  “怎……怎么会这样?”她惊讶的盯着屏幕中出现的场景,睁圆了眼睛,慌乱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小智美。”

  “什么事啊?”周围的伙伴奇怪的围了过来,然后,惊讶的抽气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屏幕中,那个智美叫不出名字,但知道她很有名的知性女士,正仰面躺在会议室的长桌上,嘴巴被男人扒开,口中塞着粗大的肉棒,双腿也被架起,另一个带着恐惧表情的精壮男人正满脸汗水的前后摇动。

  “难道……难道……那噩梦,竟是真的?”不知道谁颤声说出了这句话,屋子里的十几个年轻少女顿时乱成了一团。

  智美手腕一阵发软,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她踉踉跄跄的推到墙边,努力让自己不要坐倒。

  她的好友,本多知江努力让事态平息下来,大喊着:“安静!都冷静下来!不要吵了!”

  尽管如此,屋子中依然嘈杂了好一阵,才恢复了安静。

  但这安静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大家很快就发觉,外面的声音消失了。

  那些热烈的呼声,像是被掐断了电源一样,变得诡异的安静。

  泉梨纱离门口最近,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去看看。”她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剩下的人开始小声的说了起来,无非都是些该怎么办才好,要不要逃走之类的话。

  智美看着这些女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不知道为何,反而觉得稍微放松了一些。

  砰!门被用力撞开到两边,梨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脸上带着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害怕的大声说:“糟了!外面的男人,都……都在看那个直播!工作人员也在看,我看到有两个负责道具的姐姐,正往后门逃走呐。咱们……咱们也快逃吧!”

  那诅咒……是真的?智美突然觉得膝盖一阵发软。不与女人性交的话,120秒就会死,一旦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外面……外面可是有几千个男人啊!

  不行……必须、必须逃走才可以,不然……不然一定会死的。智美慌乱的冲向门口,随着她的反应,其余的人也终于意识到危机正在迅速的迫近,大家急促的喘息着,互相推搡着挤过了狭窄的门口,也顾不上喊另外的休息室里的同伴们,飞快的向着后门奔跑。

  智美停了一下脚步,犹豫着回了回头,但马上,她就明白,只要那些同伴都还留在剧场里,她们这些先逃出去的人,就会更安全一些。

  虽然很对不起大家……可这种时候,还是自身的安全更加重要啊,智美狠了狠心,转身继续跑向后门。

  这一个犹豫的功夫,她已经落在了最后面。

  当她跑到门边的时候,通道的另一端传来了令人心悸的声音,一群疯狂的男人突然涌了进来,挥舞着拳头开始砸向关闭的休息室。

  休息室那种薄薄的木门,根本无法抵挡这么多男人的攻击。智美恐惧的冲到门外,使尽浑身的力气将后门拉到关闭,至于里面那些剩下的同伴最后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实在是她无力去想的事情了。

  先逃出来的十几人冲向了巷子的一头,那边是繁华的街道,怎么想,也要比另一端更加幽深的后巷安全。

  可心中的直觉在警告智美,不可以逃去那边。她犹豫了几秒,转身向着更安静阴森的方向飞奔过去。

  有男人的地方,都很危险。哪里才安全?智美想的连大脑都感觉到刺痛,依然想不出适的藏身之处,她绕了几个拐角,双腿的力气越来越小,肺部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可还是无法安心的停下。

  报警?不行……警察也有很多男人。回家?这里离家实在太远,恐怕半路就会被哪个男人袭击。

  z市响起了刺耳的尖锐警报,看来,混乱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她小心翼翼的躲藏在一家服装店的后门,恢复着即将见底的体力。腿有些冷,逃的太急,根本来不及换回原本的便装,这种演出服的短裙,本来就是为了服务男人的视觉而设计的,整条大腿都几乎暴露在外面,平常的时候被男人的视线集中过来,还觉得有些自得,这种时候低头再去看,只会觉得无比绝望。

  她下意识的压了压裙边,不敢探头去看这条窄街两头的大道上是什么情形。她猜,那些男人应该是都发作了,正在诅咒的支配下,满世界的找女人,强暴也好,轮奸也好,总之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等一等的话,等到诅咒过去,也许就没事了。智美安慰着自己,靠着墙蹲了下来,抬眼看着对面的公寓楼。

  那大楼里似乎也陷入了混乱,隔着墙和围栏,她已然能听到公寓里传来的噪吵声。

  她正对着的一楼窗户里,一个丰满的少妇慌乱的跑进了这个房间,拿起家里的电话,用力的摁下了报警的号码,惊慌的回头看着房门的方向。

  智美瑟缩了一下,靠着墙躲在后门防雨棚下的阴影中,害怕被对方看到自己。

  如果被对方看到,说不定在被强暴的时候,那女人会指着她说,“看,那里有更可爱的小姑娘,去袭击她吧。”女人,本来就是习惯踩着同性的肩膀走向高处的生物,智美深深地知道这一点,自然也没有任何想要去救那个女人的念头。

  报警的电话自然是没有打通,十几秒后,房门被撞裂,木板飞向屋内,一个健身教练一样的肌肉男瞪着通红的眼睛冲了进来,一刻也没有耽搁,敏捷的扑向了电话边的少妇。

  那少妇尖叫着想要逃走,可屋子中已经没有足够闪躲的空间,她被粗壮的男人凶暴的拉住胳膊,恶狠狠地丢到了狭窄的沙发上。

  跟着,便是让智美心惊胆战的凶狠强暴。

  生命面临危机的男性完全化为了野兽,在沙发上翻滚的妇人刚刚做出了挣扎的动作,男人巨大的拳头就砸在了她圆圆的鼻头上。

  满脸鼻血的女人徒劳的用双手抓着自己的裙腰,哭泣哀求,拼命的摇头。

  而袭击者的回应,就是让作为观众的智美都感觉脸上发热的粗鲁耳光。

  足足抽打了七八个耳光,丰润的女体才彻底软瘫下来,在沙发上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那个熊一样的男人匆匆忙忙的扯下内裤,露出了一根让智美脸色发白的巨大凶器,挺着那根凶器,他飞快的进入到女人白嫩的双腿之间,抓着她的膝盖,用力押了进去。

  女人昂着头,张大的嘴巴好像鱼一样一开一,被按在沙发靠背上的赤脚痛苦的蜷曲起来。

  智美扭开了脸,抱着双膝蹲了下去,不愿意再看屋里的情景。那只会增加她心底的无助。

  这一刻,诺大的城市,让她觉得如此的可怖,好像一只张开了大嘴的巨大怪兽,流着口水,盯住她细嫩的肌肤,随时准备着一口撕咬上来。

  “哪里?哪里还有女人?快找找啊!”焦急的男人声音从左侧传来,而且正在迅速的接近。

  智美浑身一颤,连忙扶着墙站了起来,焦急的顿了顿脚,让小腿的麻木稍微消减一些,接着深呼吸了几次,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能被抓住……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抓住。那些男人,那些丑陋的男人,那些只知道盯着她大腿和胸部露出痴呆表情的男人,都去死好了!智美愤怒的想着,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奔跑。

  “那边!那边有一个!快追!”后面传来了男人的叫嚷。

  智美加快了脚步,托长期跳舞健身的福,她的体力和耐力都非常优秀,至少,那些终日坐在电脑椅和驾驶席上的男人绝对不可能轻易追上她。

  长发在身后飘舞,她恍惚间有了一种错觉,自己变成了在森林中逃窜的小鹿,而身后,是一群饥饿的灰狼。

  身后传来扑通倒地的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追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痛苦的倒了下去,后面的几个跟着绊倒摔成一团。

  “太好了,这群蠢货。”智美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转过街角,看了看远处骚动的人群,转身跑向另一边看起来比较安静的商店街。

  对了……明子,明子就住在那附近。想起小时候的玩伴,智美立刻有了抓到一片浮木的感觉。她是自己租的公寓,没有男人在家中,她又是道场的女儿,空手道现在应该都已经有段位了吧。

  只要能到明子家里,那就安全多了。她给自己鼓了鼓劲,小心的躲开一波又一波找女性猎物的男人,经过了一具又一具面目扭曲的尸体,到了目的地的公寓楼下时,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明子,你一定要没事啊……智美默默的祈祷着,往入口里看了一会儿,确认暂时没人后,小跑着冲上了电梯。

  10楼,10楼……快点啊。中间可千万不要停。紧张的看着闪烁的数字,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第一时间举起了从一具尸体上拿来的水果刀。

  幸好,外面没人,倒是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开着,屋里好像还有女人求救的声音。

  这个世界疯了,智美摇了摇头,走向1016,明子的房间。

  她先贴在门上听了一下,确认里面没有异常的响动,只有电视机在播放着紧急新闻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收起了刀子,摁响了门铃。

  猫眼的位置亮了一下,接着传来门链打开的声音。

  看着打开的门缝,智美疲惫的出了口气,“明子,让我在你这边躲……你!你是谁?”

  门内出现的并不是她想看到的好友,而是一个脸颊带着淤青,鼻子歪到一边的矮壮少年,他赤裸着上身,下半身就穿着一条三角裤,长满黑毛的大腿足足有智美的腰那么粗。

  男人一看到她,就露出了喜悦的神情,一把就伸手抓了过来。

  “呀啊——!”她尖叫着向后退去,用指甲挠着抓住她衣领的手掌,另一手果断的去掏衣兜里的小刀。

  可惜对方并不是怜香惜玉的歌迷,此前好像也在明子身上吃到了一些苦头,一看她往衣兜里摸去,就毫不犹豫的一记直拳打在她的小腹上。

  这一定是拳击部的大将,挨了这一拳的智美感觉浑身的骨架好像都被打散,眼前一阵发黑,刚掏出来的小刀当啷掉在地上。

  “进来吧,小姐。我正好还有个朋友要过来,他也没有女人。”那少年猥琐的笑着,一把把她拽向屋门。

  身体被拽的腾空,智美依然努力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旦被拉进去,一切就结束了……她用力的撑住两边的墙壁,用脚踩着男人的脚趾,尖叫着求救。

  男人从背后揪住她的头发,一边往里推着她的身体,一边嘟囔着说:“这张脸有点眼熟呐,好像在电视上见过呢。”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混蛋!放开我!”智美用手肘往后顶,结果好像顶在一块铁板上一样难受,娇小的身体眼看就要被推进玄关内,她甚至已经看到了明子蜷缩在地板上,脸被打肿,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下体赤裸。

  呜……难道……终究还是躲不过吗?听着男人用脚关上房门的声音,智美绝望的流下了眼泪。

  她厌恶男女之间的那种事,为了自己的演艺生涯,躺在有权有势的男人身下忍受着胸口的恶心,挤出笑容克制着不要把男人踢下床去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而被这样什么也无法给予她的粗陋男人强暴,简直就比杀了她还要可怕。

  少年粗暴的将她按在沙发上,纤细的手腕被强硬的扭到背后,被一条布带缠住绑紧。

  “放开我……求求你。”智美绝望的摇着头,脸上的舞台妆被蹭花,和眼泪混在一起。

  “放心,我不是那群事到临头才想到动手的蠢货。那诅咒还没在我身上发作,”少年拍了拍手,满意的在智美圆翘的臀部上捏了一把,“等发作后,我第一个要教训的就是这个臭女人。”他蹲到明子身边,揪住明子利落的短发,哼了一声,伸手将明子的上衣也撕得粉碎。

  明子的身体有些男性化,瘦削而结实,胸前的乳房也是不符年纪的娇小,不过那个少年显然不是为了色欲,他恶狠狠地掐住明子的乳头,说:“你这臭女人,不是一直说我赢不了你吗?再起来啊?再嚣张啊?”

  明子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仍然昏迷不醒。

  那少年松开手,坐在地板上,用脚扒开明子的屁股,往中间看着,“啧啧,都是高中要毕业的人了,怎么性器还一副没发育的模样,整天就知道练空手道,交不到男朋友吧?”

  明子的确不是讨男孩喜欢的类型,反倒更受女生欢迎多些,说起来,以前的智美也曾经憧憬过明子这样帅气的女生,这可能也是友谊维持到现在的原因之一吧。

  不过智美是绝不会出声帮明子说话的,这种时候,男人都已经疯狂了,不说话,就想不存在一样,不让男人注意到自己,才是她现在最需要做的。

  她尽力小心的挪到了沙发尽头,缩起双腿,静静的看着那少年开始抚摸明子小巧的屁股。

  发作的话,强奸一个女人应该就够了吧,那样的话,至少现在自己是安全的,智美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紧张,试探着用手解开腕上的布条。

  “该死的,那混球在磨蹭什么,不知道诅咒发作时候没有女人是会死的吗?明明就住在对面,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少年骂骂咧咧的从脱下的上衣中掏出手机,摁了一串号码,“……喂,悠二,你死哪儿去了?我在你家对面这个臭婆娘家里,你还不赶快过来,不是跟你说了这边有女人吗。”

  “什么?你在找人?你傻了吗?命都没有了还找个屁啊!老子看你平常还算听话才打算帮你一把,别他妈的啰嗦了!赶快给我回来!对了,这儿有个小妞,好像和你家挂的海报挺像。你要是不来,我可要上了她咯。”

  少年回过头,向着智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别说,你还真是越看越象他家挂的那个小妞。要不要给你洗洗脸,好好看看呢?”

  智美向后缩着身体,用并不长的短裙努力遮掩着过膝黑袜上方那一截白的亮眼的大腿,洗脸什么的都没所谓,只要别动她那件事上的心思就好。

  “嗯……越看越觉得,你长的还真是可爱呢。妆花成这样,也让人心里痒痒的。”那少年托着下巴站了起来,开始仔细打量着智美裙子下腿部修长曼妙的曲线。

  “别、别过来……”智美恐惧的摇着头,背后的双手更加激烈的挣扎,可那布条捆得实在太紧,磨破了手腕,也找不到可以挣脱的空隙。

  “呃……原来发作前的腹痛,是这样的啊。”那少年突然捂住了小腹,脸上浮现起有些恐惧的神情,“果然,这种怪异的事情,还是先相信才对。”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智美曲起腿,用力的蹬着压迫过来的少年,可这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却有着野兽一样的力气,伸手一抓握住了她的脚踝,竟捏得她连踝骨都剧痛起来。

  张开双手,轻松地把智美的双腿拉开到两边提起,少年吹了一声口哨,满意的看着翻下去的裙子上方露出的安全裤,“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就是为了让男人看吗?还非要套上这种短裤,女人还真是虚伪啊。”

  “才不是……放开,好痛!”智美扭动着身体,双腿怎么也脱离不开男性的钳制,这样下去,被强奸根本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而就在这时,那少年的身后,明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狠狠地盯着那少年的背影,大步冲了过来,猛地一个头槌砸在了他的后脑。

  “啊!”那少年惨叫一声,摔倒在一边,大概是身体太过强壮,这一下并没有直接击晕他,只是让他在地上滚了一下。

  他扶着壁柜的门站了起来,骂了一句,然后一拳轰在明子的胸前。

  敏感娇嫩的乳房遭到这样的殴打,明子却只是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一腿踢向对方的裤裆。

  那少年的反应很快,一拳打在明子的小腿上,跟着上前一步,捏住她的脖子就像前扑倒。

  “你这臭婊子!母猪!我掐死你!”

  明子的脸涨的通红,奋力屈膝顶在他的小腹上,一下、两下,一直顶到第三下,那少年才痛呼着翻到一边。

  智美急促的喘息着,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快到胸腔都感到刺痛。

  “给老子下地狱吧!”那少年露出狰狞的面目,抄起旁边桌上的电脑显示器,狠狠砸了过去。

  明子扭开身体,还是被砸在了左臂上,她痛苦的哼了一声,却还是一脚蹬在对方的胸前。

  智美隐约明白了,明子并不是想要打赢,她只是在等他诅咒发作,等着靠诅咒杀死这个禽兽。

  那少年按着胸口站了起来,擦了擦歪掉的鼻子下流出的鼻血,又扑了上去。

  他显然也意识到了明子的打算,这次的攻击充满了杀意,已经有了即使杀死你也无所谓的觉悟。

  这样凶狠的攻击下,双手无法使用的明子很快变成了一个沙包,麦色的肌肤上密集的留下红肿的拳印。

  终于,明子被那少年一记恶狠狠的左勾拳打在脸颊上后,真正彻底的晕了过去,软绵绵的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该死的,快没时间了。35、34……”那少年喃喃的说着,蹲下去抱住了明子的腰,扯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从裤裆里掏出了粗黑的凶器。

  让他解开诅咒的话……一切都完了。智美混乱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念头,趁着那少年的性器还没插入到明子体内,她鼓足了勇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头撞了过去。

  “我杀了你!”撞的自己头晕眼花的智美还没来得及让头脑清醒过来,耳边就传来了野兽咆哮一样的嘶吼,跟着,什么坚硬的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她的头上。

  她甚至没来得及让痛苦的惨叫冲出喉咙,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

  thisfilewassavedusinguered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