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某科学的超级大脑 > 第37章 缓冲

第37章 缓冲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钟咔哒咔哒地转着,不知道是不是昏之前看错的原因,宫野澜兹发现此时和昏倒时也就隔了三小时左右。

  阿笠博士带柯南他们出去郊游了,第二天才会回来。他们有提出过留下来照顾宫野澜兹的决定,但是他果断拒绝了。

  毕竟宫野澜兹除了看上去有些虚弱之外,身体检测的数据都明晃晃地说着他很正常。

  他们离开的这些日子正好宫野澜兹可以腾出时间来,自己一个人好好想一想之后的路。在和阿笠博士保证会照顾好自己并且接受隔壁邻居冲矢昴的监督后,宫野澜兹才得到一个人看家的机会。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刚才那一下,如果真出什么问题的话,宫野澜兹也见不到今天晚上来为他煮饭的冲矢昴了。

  中午的昏沉到现在算是缓了许多,遗憾的事情是,这下午的时间就这么浪费掉了。原本肆意而张扬的光线也逐渐收敛起自己的锋芒。

  阴郁的傍晚令宫野澜兹有些颓丧。本来他就不是个积极的人,现在身体又受到了这么大的挫伤,就更让他变得沉郁。

  一个人的时候容易让头脑清晰,也容易让心情变得很差,对于宫野澜兹这种不会找乐子的人来说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

  孤独了他不会去排解,难受了也不会去宣泄。向来都是一个人,也摆脱不来一个人的命运。

  宫野澜兹取下了一直戴在身上的项链。

  打开那个银色的小盒子,里面是他做了很多层保护的绿霞洋子的照片。

  妹妹是在他六岁的时候出现的,这个带了照片的项链就是绿霞洋子交给他的。

  他还记得当时绿霞洋子糯糯地说,这是个守护灵,把洋子的照片放在里面,洋子就会成为宫野的守护灵。

  宫野澜兹当时嗤笑,他才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小丫头编这么个故事,就是想让他可以时时刻刻记得她罢了。

  不知道洋子在神州大陆过得怎么样,有胡艺琦照顾她应该怎么样都过得比哥哥好吧。宫野澜兹拿手帕擦了擦小盒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戴上。这个扣子不好弄,之前宫野澜兹一大力就会把扣勾给弄大。

  手掰过去弄自己看不见的链子确实有些吃力,绵软的手更是难以使劲。把自己的手臂弄得酸疼宫野澜兹都还没有扣上,无奈只好先收起来放在上衣袋,打算等冲矢昴过来请他帮忙。

  只是,为什么热泪忽然从自己的脸颊滚落?

  连眼睛都开始嫌弃自己变弱了吗?

  悲伤好像只要一瞬间的崩溃,它就会像奔腾的海水冲出刚刚开闸的水坝一样,到处弥散。

  这也令他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帮助别的人吗?

  或者说,为什么他会有口气说要拯救一切被不公压制的人?也许那些人都没有觉得自己是被压制的,就像在学园都市里生活的学生一样。甚至学园都市外的人们,都以能够成为学园都市的学生而倍感骄傲。

  是不是成为被实验的小白鼠,他们似乎并不在乎。因为,学园都市会教他们怎么获得超乎寻常的异能力。

  而现在的宫野澜兹没有能力没有资金,在这个社会看来,已经注定是一个败类。

  一个败类想要拯救成功的人,这怕是在说笑。

  陷入自我怀疑的人,很难从那股压抑的情绪里面走出来。

  “宫野君,吃饭。”眯眯眼冲矢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好让自己在昏暗的光线中看清楚宫野澜兹的所在地。

  小朋友要感受到充足的注视感,他们才会觉得被在意。带过了好几个弟弟妹妹的冲矢昴有感而发。

  不知道是不是他口气太僵硬了的缘故,宫野君似乎被惊得发不出声音。

  冲矢昴本来想开灯,但是借着昏暗光线看到小孩脸上的泪痕后便垂下了往灯火开光的手,摸索着往宫野澜兹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冲矢昴抬起手,迟疑了一下,最后本来是打算擦泪的手变成了拥抱。

  宫野澜兹梗着不说话,他不想让这位隔壁的叔叔看见他的泪水。

  “好了好了,怕黑吗?我去开灯。”冲矢昴故意这么说,打算给小朋友一个缓冲的时间。

  “不用了,我等会儿下来,你先回去吧,谢谢你。”宫野澜兹平复了一下心情,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和平时一样。

  那哭腔冲矢昴也装作没有听出来,开门和宫野澜兹招了个手,便回去了。

  人总有些自己的情绪,如果对方不想和自己说,冲矢昴也懒得凑上去给人解决。

  他只是来霓虹调查的FNI的成员,不是儿童心理专家。

  宫野澜兹看见对方毅然走开,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是一下子他就缓了过来。拍了拍自己的双脸,确定冲矢昴回去之后,便下楼吃饭。

  有些东西,急不得。

  无力改变吗?总得试试。

  “柯南也会为小朋友的事情忧愁吗?”灰原哀拿了两串刚刚步美给她的鸡翅,坐到了看着篝火愣愣发呆的江户川柯南旁边。

  然后把其中一串鸡翅交给发呆的侦探。

  “你怎么知道?”发呆的侦探当鸡翅到眼前了才反应过来刚才灰原哀说了些什么。

  “那个孩子你肯定放心不下,这个时候又没有什么案子找你,黑暗组织的事情也暂且安定。能让你担忧的也就只有他了吧。”灰原翻转着鸡翅说道。

  “才没有!”柯南连忙扭过看向灰原的脸,急切地否认。

  “怎么,关心个小孩还这么别扭。”灰原撒了点调料,继续盯着手上的鸡翅,边烤边和柯南说话。

  “那孩子,身上的特质总令我想到之前神州大陆的兰眠先生。”柯南脸上的羞红好像是被火烤热的,向后挪了一点位置的他好像一下子褪去了红晕。

  “是你之前老念叨的那个强者吗?”

  “对,他会很多种神奇的能力,这个科学世界无法解析的能力。当年是‘工藤新一’的时候有幸和他聊过,宫野君身上的气质很像他。”

  “你不会觉得他也吃了那个药变小了吧?”灰原哀淡淡地猜柯南的想法。

  “哈?怎么可能!那样厉害的人才不会像我一样中招呢!”

  “切。”

  灰原哀手上的烤翅已经好了,她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然后继续接过步美弄好的生串,继续烤着。等会儿博士他们就可以吃了。

  “别说其他的了,现在担心也没用,先管好眼前的东西吧。”端着餐盘的灰原哀俯视着坐在石头上有一搭没一搭烤着鸡翅的忧郁少年柯南。

  柯南挥散了自己的思考,开始专心帮忙弄晚餐,这么多食物灰原一个人可是弄不过来的。

  准备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灰原哀快弄完所有食物的时候,低声和柯南说:

  “那孩子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哪怕遇见了可怖的事情,难过一会儿,也会坚强地挺过来的。”

  然后她就端着烤好的食物到阿笠博士展开的折叠桌去了,也不等柯南的回复。

  路上虽短,但也足够灰原哀回想起那个孩子是怎么撑过病痛。刚刚和柯南说的话,并不是在附和安慰他而已。灰原是真的相信,这个孩子会比她还更顽强地活下去。

  “那真是个好消息。”在灰原走后,柯南低低地说着。

  “田中先生吗?麻烦您帮我跟一下胁田兼则。”宫野澜兹的软糯的声音回荡在电磁波的颤动中,迅速地传到了米花街驻守的田中栏齐那边。

  “是。”

  那头应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