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地葬龙眼 > 第1812章 石马上的路标

第1812章 石马上的路标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天气晴好,有微风,下了雪山之后,气温逐渐上升,基本一天都保持在22度,老天对我们不错。

  我们这一天走的非常轻松,到了蛇盘岭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半。下了这道岭之后,再往前走就是一个八字的口子,我们从山上下去,过了那道口子之后,再走三公里,就到了死人谷了。

  这死人谷里郁郁葱葱,从这里看下去,能看到一片绿色,里面不乏有特别粗壮的大树,鹤立鸡群一般的高出很多,在这种大树上,通常会落很多的鸟。在大树周围的树叶上泛着鸟屎反射的白光。

  这时候我们犹豫了,天色还早,要不要下去呢?现在往下走的话,最多走到八字口天就黑了,那里地势很低,周围全是树林,很不适合我们扎营。这蛇盘岭上视野开阔,不会有蚊虫袭扰,能让我们睡个好觉。

  但是不走,肯定耽误明天的进程。我们三个一商量,干脆走吧。总不能因为怕树林就不进死人谷,早晚都有这一天。

  我们三个从盘蛇岭上下来之后,很快就走进了树林,越往下走,天气越是闷热,当我们走到了八字口的时候,天就黑下来了。此时,天气已经闷得我喘不过气。

  虎子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往地上一甩说:“这鬼地方不太行啊,怎么会这么热啊!”

  我说:“正是热的时候,这无恙也真的会选时候探险。这算是极限挑战吗?”

  林素素说:“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孩子们的想法,我们理解不了。”

  我看看周围,根本找不到扎营的地方,就没有一块开阔地能让我们支起帐篷来。我说:“这不行啊!我们得令找地方。”

  虎子说:“我们得抓紧往上走,也许这上面会好一些。”

  我说:“我在盘蛇岭上的时候,看到这边的小山上有一棵很高的树,那棵大树下一定有空间,我们往上走,去找那棵大树。”

  我们三个拿出了手电筒,摸黑往上爬。但是这下面伸手不见五指的,哪里去找那棵大树啊,爬上了小山之后,摸索了很久也没找到那棵大树。

  我们在一棵棵树下摸索着前行,一直走到了夜里八点钟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一个落脚点。

  虎子哼了一声说:“砍树吧,还不如砍树来得快呢。”

  我嗯了一声说:“是啊,动手砍树吧。”

  虎子拿出来了锯子,他那把锯子锯干木头好用,锯铜铁也好用,锯大树可就差远了,不仅锯片长度不够,而且几下就夹锯了。他把锯子拽出来,然后拿了一把斧子出来,开始砍。

  他累了我上,我累了他上,就这样,一棵大树我俩足足砍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砍倒了。我俩把大树搬开,腾出来一片地方。把地面清理了一下,把帐篷就搭建在了树根上。就这么大一个空间,再找地方也找不到了。

  这死人谷的树木实在是太茂密了。

  虽然有了落脚点,但是这里实在是太潮了,就觉得浑身黏糊糊的,而且蚊子特别多。要不是有蚊香,我们三个肯定得被吃了。

  一晚上也没睡好,醒了三回。最后一回是被尿憋醒的,醒了出来撒尿的空,咬了好几个包。我钻进帐篷里,坐在小马扎上,干脆也不睡了,等天亮吧。

  虎子睡得香,林素素也没睡好,看我不睡了,她也坐了起来。然后拎着小马扎子到了我的对面坐下,她看看虎子说:“他就是个猪啊,啥环境都能睡着。”

  我说:“能睡着也是福气啊,这鬼地方,又热又潮,我恨不得背个空调进来。”

  正说着,外面有鸟叫了起来。这鸟一叫,说明这天也就快亮了。我看看表之后,拿起水壶喝了几口。

  林素素伸手,我把水壶递过去,她也喝了几口,然后说:“估计天快亮了吧。”

  我说:“还有半小时吧。”

  林素素说:“天亮后我们怎么走?”

  我说:“我们得原路返回,然后往死人谷里进。那是老陈走过的路,保不齐他就被困在半路上了。”

  林素素嗯了一声说:“你说那个梦靠谱吗?”

  我说:“靠谱,他肯定在一个洞里了,不过你还是得有心理准备,他很可能遇难了。这个梦实在是不吉利。”

  林素素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们静静地等待天亮,这天一亮,虎子也就醒了,他坐起来说:“天亮了,这一觉把我睡得,梦都没做,昨天太累了。”

  我站起来说:“弄点吃的,吃完出发。”

  这天一亮,我们很容易就发现那棵大树离着我们只有五米远了。只要我们再往前走五米,我们就到了那大树下。这时候我们三个到了大树下,都无奈地点点头,然后坐在大树下吃了早饭。这里太热,也没什么胃口,每个人咬了块饼子就算是吃了早饭了。走着饿了,可以再吃点巧克力啥的。

  我们原路返回,到了小山下之后,出了八字口,前面就更低了,我们越往下走,这地面上的腐殖层越厚,走在上面软绵绵的,有一股酸臭的气味。

  气温很高,这腐殖层发酵会很热,我们就像是进了蒸笼。

  虎子说:“我的天,这还不如下场雨呢。起码下雨天会凉快一些吧。”

  正说着,虎子不走了,在前面有一根树枝上趴着一条眼镜蛇,虎子用登山杖赶了几下,这眼镜蛇嗖嗖就逃了。虎子用砍刀砍断了这树枝之后,走了过去。再往前走的地面上,有大量的低矮植被,根本就下不去脚了。

  虎子看着前面说:“这下怎么办?”

  我说:“绕过去,这里不能走。”

  虎子说:“绕的过去吗?”

  我说:“必须得绕过去,这藤蔓的东西带刺,像是拉拉秧啊!”

  林素素到了近前,蹲下之后仔细观察说:“不是拉拉秧,这是木本的。不过这叶子确实带刺,很锋利。要是被缠住可就麻烦大了。”

  虎子突然大声说:“嘿,你们说老陈会不会被这东西给缠住了啊!”

  我说:“老陈不会钻这里面去,我们绕过去。”

  绕的话,可以往东绕,也可以往西绕,我决定往西绕,西边山坡的植被比东边要少很多,西边会更好走一些。

  我们三个往西走,一直走到了山谷的尽头,我们顺着山坡往南走,沿着死人谷的边缘前进。一直走到了中午的时候,虎子突然在前面看到了一个山洞。

  这洞口是三角形的,里面很深,应该是个溶洞。虎子伸着脖子朝着里面喊:“老陈,老陈!”

  我们往里面走了三十多米之后,虎子停下了,说:“这里面不可能有大树啊,我们是不是瞎耽误工夫?”

  我说:“老陈不可能往里面走,这是瞎耽误功夫。老陈着急找无恙,不会在这里耽误时间。”

  虎子说:“要是他觉得无恙在这里面呢?会不会往里走啊,走着走着,被困住了,出不来了,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闭着眼开始想了起来。要是我来找无恙,我会钻这个溶洞吗?我会认为无恙在里面吗?

  我睁开眼,用手电筒照着地面,然后照着岩壁,在岩壁上没有留下任何记号。我继续往里走了十几米,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记号,我说:“不可能的,老陈没进来,我们别耽误时间。老陈在前面。”

  虎子呼出一口气来,他说:“那听你的,我们出去。”

  林素素也说:“我也觉得老陈没进来,这里面没有一点人为的痕迹。”

  我们三个从里面出来,继续往南走,又走了三公里左右,地面的那些植物不见了。这里的树木更加的茂密,但是我们此时必须下去了。

  我们顺着山坡往下走,很快就走到了谷底,到了这里,我们三个往南一点点摸索前进,趟过了一条小河之后,在河边竟然发现了一块石马。这石马一半埋在地下,一半露在地面上,倾斜着,应该是从什么地方冲过来的。

  在这石马上,有一个箭头,指着南偏东的方向。这箭头是用最新的记号笔画上的,我用手摸摸,然后看着箭头指的方向说:“有路标了,跟着箭头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