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慢穿之女配逆袭(H) >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放肆,丞相竟敢如此轻浮本宫。”折兰雪鸢愤怒的瞪着他,本以为听到他是皇后娘娘的身份,云歌之多少会收敛一些,想不到他抓着她的手收紧,她的手指被抓的白皙毫无血色,知道对方是故意的,折兰雪鸢咬了咬下唇,“丞相莫不是看上了本宫的手。”

  “你说,如果在下掰断了娘娘这芊芊玉手,皇上还会不会喜欢娘娘。整个皇宫内都在传闻娘娘是狐媚转世,伺候得皇上那把老骨头整晚欲罢不能,一整个月都不能与后宫的女子行欢,在下甚是好奇,是娘娘的身子迷人,还是这身上的香气有魅惑人之功效?”云歌之的话让她惊心,她身上的香气确实有魅惑男人的功效。

  折兰雪鸢的手挣扎着,想从他的手中抽出,他真的弄疼她了,不是自己矫情,而是真的好痛。突然一粒石子击中了云歌之的左手,让他不得不放开折兰雪鸢,折兰雪鸢一扭头,发现龙陌邪站在树下,还是依旧是一身白衣胜雪,衣角被风吹起。

  折兰雪鸢欢快的提起裙摆向他跑去,龙陌邪微笑着为她拿下不知何时缠在头上的花瓣,他每次都是如此温柔。

  云歌之收起了刚才轻挑的模样,“八皇子好雅致,也来御花园赏花。”他刚刚竟然没有察觉龙陌邪的存在,可想而知,对方的内力远在自己之上。刚刚那石子击中手腕力度势如破竹要击穿他的手腕,难道这个八皇子与皇后之间有什么不可告诉人的关系吗?

  龙陌邪轻轻的拿起折兰雪鸢的手,像是很珍贵的宝贝般,白瓷药瓶打开,他的手如玉般精致好看,轻轻刮下少许膏药,抹在折兰雪鸢的手上,凉凉的感觉,很舒服。在阳光下,他的睫毛很长弯弯的像是两把小扇子,忽闪忽闪,拨弄着自己的心弦。

  云歌之好像并没有存在般,龙陌邪对他并不理会,淡淡道:“御花园什么时候成了随便人都可以进出的地方,丞相最近是很得闲?来御花园赏花!”

  “微臣一时被这迷人的花香吸引过来,着实心动,殿下不也一样吗?”云歌之的眼神轻挑。

  龙陌邪牵起折兰雪鸢的手,他们都把云歌之当空气,“就算花再吸引人,不是丞相府里的花,你还是少欣赏为妙。”

  抬脚拉着折兰雪鸢就走,都不给她一个打愣的机会。阳光下,折兰雪鸢静静的,任由着龙陌邪牵着自己的手,和龙陌邪一块的时候,她好多时候脑袋都是处在卡机状态,其实她不知道,和她相处几次下来,她身上的宁静是龙陌邪不反感的一点。

  因为长相妖孽,很多女子都会直接在他面前露骨,或者带着贪婪的目光打量着龙陌邪,而每次折兰雪鸢木讷呆呆的模样,让龙陌邪至少不排斥她。

  走着走着就到了凤挽殿,一路上龙陌邪都牵着她的手,对方似乎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第十一章年轻皇后与冷血皇子10

  站在凤挽殿的殿前,折兰雪鸢久久回不过神来,看着自己的右手掌,上面还有刚刚龙陌邪牵过的痕迹。粉儿站在远处看着傻傻笑着的她,心里气得牙痒痒,主上竟然牵了那个女人的手,她凭什么?

  折兰雪鸢还处在头晕脑胀的幸福感中,筷子一直夹着米粒。她游离的摸样映在粉儿的眼中,是那么刺眼。

  “叮”的一声,这次脑海里传来系统有些欢脱的语气“恭喜主子,勾引到云歌之的兴趣。获得惊喜奖励,奖励高潮喷奶,奶水具有催情、让男人持续高潮,既然雄风重振,又能促进快感,增强体质,有益健康。”折兰雪鸢嘴里一口饭喷了出来。这是什么鬼?

  粉儿心里鄙视这个折兰雪鸢,身为她的宫女她还是会掩饰得很好,假装关怀的为她顺了顺背。

  “系统,你送这些东西干嘛?你想要害死我吗?”折兰雪鸢掩饰一下尴尬的咳了几下,责问着脑海中的系统。

  系统“主人,你就不明白了,这是男人都喜欢的惊喜。我这是助你一臂之力,赶紧拿下男主。”

  折兰雪鸢脸色通红的像个苹果,狠狠的扒着碗里的饭,“你是不是嫌我死的不够快,龙慷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万一他色心又起,怎么办?而且你说云歌之对我感兴趣,为什么给我奖励?”

  系统解释道:“主人,你这就不知道了。宿主前世对于云歌之也是有些许的执着的,所以你能引起对方的注意。当然要奖励你了,至于龙慷这个角色,主人,请加油应付,以后你会遇到更加难应付的人物,这就当做是锻炼的机会,请主人加油!”

  “加什么油呀?”折兰雪鸢不悦的放下筷子。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多了这个查王皇后死的真相,背太多的压力,最近她特别的犯困。折兰雪鸢刚吃完就倚在红长椅子上歇息。

  粉儿看见折兰雪鸢躺下,乘着这会,她要赶紧去找龙陌邪,她要禀告重要的事情,想到主上知道的神情,粉儿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没有人知道,其实凤挽殿是有秘密的地下通道的,而这通道的尽头竟是通往八皇子的宫殿。龙陌邪当初在整个皇宫内的各宫都建下了地道,粉儿谨慎的看了一下周围,好在刚刚她以折兰雪鸢需要休息的理由打发了守在一旁的宫女太监。她调了一下大床的上的四根床柱子,左三圈右四圈,床身开始缓缓往右移,露出了地下通道,粉儿踩着楼梯稳稳的下去。

  地道的路七拐八弯,如果不是龙陌邪的人,早已经撞上了机关而亡。终于粉儿到了龙陌邪府邸下的地下组织——杀手楼,几个守门的手下想栏下粉儿,却被粉儿的眼神威逼而退下,杀手楼的杀手分天杀和地杀以及影子三个等级,身为影子,他们自然不敢违抗天杀。

  穆云是天杀的第一名,手里的冷剑一出鞘,剑锋横在粉儿的面前,“站住,主上并没有召见你。”

  穆云向来与粉儿不和,“怎么?你在主上身边待久了,还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吗?不过是主上身边一条咬人的狗,不要逮到人就乱咬。”粉儿老早就看不惯穆云,讥讽道。

  穆云的眼神顿时变得冰冷,剑锋马上向粉儿的脖子打招呼,粉儿也并不示弱,抽出腰间的腰带,那条腰带像是有生命般缠绕上了寒剑,周围的人看着两个天杀的两个高手过招,招数道道威力充满爆发力,有的上前劝架,有的连忙通报主上。

  粉儿虽然轻功了得,但是仍是抵不过穆云深厚的内力,十几道过招后,腰带被穆云的寒剑击碎。粉儿恼怒刚想上前,一个熟悉的身形映入眼帘,使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原本刚刚还在过招的人,瞬间都跪趴在地上,“都去邢楼领罚,抗不过去者,直接丢入蛇洞。”声音让人不寒而立,没有人敢违背龙陌邪的意愿。得罪龙陌邪会死的很惨,而违背他意愿的人会生不如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