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世书城 > 慢穿之女配逆袭(H) >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世书城] https://www.1114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要被闲杂人打扰。屋内的人一时都无语,静悄悄的。龙慷的此举,无疑是对折兰雪鸢的一次惩戒。

  折兰雪鸢轻轻擦拭着眼泪,“谢皇上的圣明。”一张小脸挂着泪珠,惹得龙慷心神一震,太医千叮万瞩要一个月后才可行男女之欢。龙慷就是怕自个自制不了,才没有来看折兰雪鸢,这会他的下身早在叫嚣着,那里肯管什么太医的劝诫。

  “爱妃快快起来,不要在地上着凉了。”龙慷跳下高座,一把拉起折兰雪鸢,把她拥入怀里。萦绕在鼻尖的香味,甚是怀恋。心里的欲火在旺盛着。

  折兰雪鸢被拥入怀的那一刻,身形一僵,让她忘记了伪装,眼里露出了厌恶,双手抵上龙慷的胸膛顺势要将其推开。脑海了传来系统的惊呼声:“主人!不可以!”

  折兰雪鸢才察觉自己不知不觉中暴露了对龙慷的憎恨,眼一撇发现龙陌邪正对着她微笑,笑容有些邪恶,折兰雪鸢的心里一阵发麻,好像作弊突然被老师现出抓到,偏偏对方没有发飙,反而对她莫名其妙的露出诡异笑容。

  折兰雪鸢假装小小的害羞一下,捶了下龙慷的手,“皇上,大伙都看着呢?”

  龙慷才改为揽着折兰雪鸢的肩,对着下面的一群碍眼的人道“还在这里干嘛?都给朕滚出去!”

  底下的下人得了令,都脚底抹了油般出去,圣上喜怒无常,待会要是大发雷霆又要处死谁,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龙慷看了眼仍跪在下面的苏妃,“苏妃也留下吧,今晚和皇后一同侍寝。”

  一同侍寝!这话震惊的不止是苏妃,还有折兰雪鸢。

  如果苏妃在场,要怎么下药?不是要一个月才可以吗?这才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次还能有机会下药吗?可以逃过龙慷的折磨吗?这会折兰雪鸢想向龙陌邪求救,可是她算他的谁?凭什么让他帮自己,折兰雪鸢无奈的垂下眼帘,错过了龙陌邪投过来的探索的目光。

  龙陌邪淡淡道“父皇,儿臣就不搅了父皇的雅兴了。”说完大踏步的走出房间,识趣的苏公公把大门一合,屋内就只是剩下皇上,苏妃还有折兰雪鸢。

  龙慷的眼里,心里满是兴奋,欲望。苏妃此时也是在发抖,龙慷一把抱起折兰雪鸢往里屋走,折兰雪鸢的心里想过无数个方案都被自己一一pass掉,现在还有谁能救自己,除了系统,没有别人了。

  折兰雪鸢“系统,快点帮帮我,有什么金手指,可以解决眼前的难关?多少积分,我都给。”

  系统“主人,这不是积分的问题,如果给主人太多的帮助,主人会受到惩罚的。”

  折兰雪鸢“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快点,救命要紧。”

  系统“主人想好了吗?就算式摄骨钻心得痛也能承受吗?”

  折兰雪鸢态度坚决,“能!”

  第十六章年轻皇后与冷血皇子15

  系统道“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我可以再帮助你一次,但是之后在这个世界的一切难题要你自己去解决,我是不会再帮你任何的忙,你也会因为这次的帮助,每个月都忍受一次摄心的疼痛。”

  折兰雪鸢的眼神坚毅,“我接受!”

  她要改变命运!一定!!!

  一瞬间,龙慷像是着了魔般,丢了原先抱着的折兰雪鸢,拉起外面的苏妃,苏妃的眼神溃散。两人像是没有意识一样,像是两个被牵了线的木偶。

  龙慷撕碎了苏妃的衣服,两个人当着折兰雪鸢的面就上演了活春宫。折兰雪鸢刚觉得脸上一热想要回避,马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肆虐咬着自己的心脏,心瞬间痛得无法呼吸,嘴一张,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溅在她的衣服上,像是晕开了一朵美丽的花。

  折兰雪鸢疼的脸色苍白,就像是一个破碎了的瓷娃娃。折兰雪鸢紧紧的咬着下唇,她绝对不要在这里倒下,迈着蜗牛般的脚步,才走了几步,又一阵钻心般的痛袭来,折兰雪鸢一时受不了,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疼痛一阵阵袭来,她疼的豆大的汗,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苍白无血的脸就如同白纸一张,就算再这么疼痛,又如何,她不要倒下,折兰雪鸢尝试着爬起来,但是还是再一次倒下了。当她第五次试着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裳,折兰雪鸢的双腿无力,摇摇晃晃要摔倒,一双有力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把她搀扶了起来,鼻尖是一股龙延香。折兰雪鸢抬起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陌邪!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一直都在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心里竟然莫名的安心。折兰雪鸢终于支撑不住疼得晕倒在龙陌邪的怀里……

  看着怀里的折兰雪鸢,龙陌邪神情蓦然的看着她,心里的疑虑更深。她是如何做到操控龙慷和苏妃的?有这样惊人的本事,却还让自己伤的如此重。现在他对她的好奇心更浓了,想必这个操纵术是伤身体的,如果她能为自己所用,那么自己一统天下的愿望也就能更近一步了。

  龙陌邪抱起折兰雪鸢,屏风后走出一个容貌与折兰雪鸢一样的女子,

  “这里就交给你了。”龙陌邪淡淡道,老东西,再留你活段时间。

  “是,属下遵命。”另一个折兰雪鸢开始宽衣解带,然后踏进里屋。

  龙陌邪与折兰雪鸢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凤挽殿……

  八皇子府邸内……

  穆云一脸的疑惑问“主子,今夜为何不借苏妃之手除了皇后,现在,你又救了她!”

  躺在长榻上的龙陌邪闭着眼睛,懒懒道:“你还真以为是我救了她,今晚那个老东西有意要放了她,就算我在旁边加把火,结果也是一样的。何不顺水推舟,况且日后要她的命也不过是捏死蝼蚁般轻易。”

  原先的计算,龙陌邪最近几日频频与折兰雪鸢相处,本就想让多疑的龙慷忌惮,如果折兰雪鸢同之前那些妃子一样,对他大献殷勤,谄媚。他再借此让龙慷发现,把折兰雪鸢推出去,不只可以借机弄死了折兰雪鸢,还已经卸了折兰家族的一只胳膊。

  岂料几番接触下来,折兰雪鸢都是规规矩矩的,今夜苏妃闹的这一出,却非在他的算计之内,有人想借苏妃的手,想把龙陌邪也拉下水。

  哼!这棋是他布的局,结局也必须是由他来定!

  穆云还是有些担忧:“主子,皇后毕竟是你命中的死劫,倘若日后她要了你的命……”

  龙陌邪轻哼出声,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眸像是黑曜石般,嘴角勾起嘲讽的微笑“我的命由我决定,就算是天神也不能定夺,我又岂会相信什么死劫之说。”

  “可是国师的占卜向来……”穆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陌邪打断,“好了。阿云,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